《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五十二章路上车坏了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10:01 作者:


关灯
护眼

“路上车坏了。”黄任羽的日语很流利。

军曹并没有放行,而是转去了车厢。剃头佬望着黄任羽。车厢里的弟兄都不会说日语,四具巴祖卡也在车厢的帆布下盖着。黄任羽马上跳下车。

军曹狐疑地望着车上,A排的十几个弟兄尽量让表情正常。

“并不是什么重要的物资,为什么要这么多人押送?”军曹问一边的黄任羽。

“是补充给你们的兵员。”黄任羽答。

“好!”军曹很高兴,一面伸手去揭帆布。黄任羽心里那根弦一下绷紧了。

帆布揭开一角,不是巴祖卡,是一箱箱的罐头和工具。

“放行——”军曹向岗亭挥下手。

大伙正松口气,马上又紧张了——军曹竟然爬上了车。他要跟车进去接收物资。

“哪里人?”军曹攀谈的对象是费卯。

大伙看着费卯,手不自觉地往刀把上移。

“九州。”费卯竟然憋出了一句日语,虽然说得含混,那也是日语。也亏得他小时候学的那点日语还没全还给老师。

“九州哪里?”军曹又问。

费卯恨得牙根痒,这鬼子话太多了。他在喉底回答:“福冈县。”

“噢——”军曹夸张地惊叹,“福冈县的博多拉面是我吃过的最好的拉面。”

这时候车队已经开进大门,好几个重机枪手离开了射击位置。

费卯抽刀,刀刃大力横拖过军曹咽喉。篷布和A排弟兄的身体遮挡了这一幕。

“去阎王那吃吧!”费卯按住军曹脑袋一推,尸首扑倒。

“动手!”站长哗地掀开帆布,靠车厢内侧四具巴祖卡赫然在目。

卡车篷布轰然迸裂,暴露出的一幕让日军目瞪口呆——四具扛在肩头的火箭筒,七八支冲锋枪在喷吐火光。

“敌军——”一名日军的喊叫声被巴祖卡发射的声音湮没。四道浓烟冲起,四个重机枪巢先后爆开。两辆摩托车上的歪把子同时开火,弹道扫向那些猝不及防的日军。如果此时还有清醒的日军,他会看见剩余重机枪手的脑袋如何迸裂,三杆狙击枪钉死了他们。

各种自动火器在扫射,火箭弹摧毁一个个掩体,狙击枪冷静地挨个狙杀……十几分钟的激战,日军据点浓烟滚滚,尸首一片狼藉。

竹门被一脚踹开,光线泻进,除了几头受惊的猪,还有几个蜷缩在角落的人。

“哪个是艾奇逊?”杜克问。

几个人浑身烂疮、骨瘦如柴,但还是看得出是欧美人。他们畏惧地看着杜克身后的那些人,浑身抑制不住地发抖。

杜克回头看一眼,弟兄们和日军没什么两样,这也许是他们恐惧的原因。

“别怕,我们是驻印军,是来救你们的。”

杜克往前走他们往后缩,那眼神和身体散发的恶臭叫杜克喉咙发堵,他不愿去想他们经历过什么。

“别怕……”杜克伸出手,“我们来救你们了……你们谁是艾奇逊中校?”

一人颤巍巍地举起右手,乱糟糟的头发和胡须,根本就看不清脸。

杜克拿起他的胸牌看一眼,确定此人确实是艾奇逊。

“回家……”艾奇逊艰难地挤出一个单词。

“回家。”杜克手指抚过艾奇逊肮脏的脸,“我带你们回家。”

艾奇逊抱住杜克嚎啕大哭,弟兄们看得鼻子发酸。

“把人都带上,马上撤离这里。”杜克下令。

“排长!”宝七气喘吁吁地冲进来,“发现一个山洞,里面好几百人!”

几百双呆滞的眼睛,火把晃动的阴影让一张张僵尸般的脸显得无比诡异。这是些长年远离阳光的人,这是些被死亡和黑暗恐吓到麻木的人,就是在现在,他们也不敢停下手里的铁锹,仿若服从于挖掘本能的生物。

“都是被日本鬼抓来挖矿的缅甸人……”嘎乌很悲伤,“还有一个洞,堆满了死人和人骨……日本鬼不把他们当人……”

这是个隐秘的采玉场,杜克总算明白日本人为什么要往这里送那么多挖掘工具,又为什么会给一个中队不到的建制配备八挺重机枪。

嘎乌满怀期待地看着杜克,费卯警惕地看着杜克,剃头佬冷眼看着杜克,A排的弟兄都看着杜克。

杜克咬咬牙:“全部带上!”

“好嘛,拖上一起死。”剃头佬摔摔打打地往洞外走。

“疯了……都疯了……”费卯追随剃头佬的脚步去了。

站长张张嘴,又使劲地闭上,如果这些是中国百姓,他嘴都不会张。

二十来个兵带着几百个行尸走肉在丛林里穿行。有人走着走着就倒下,死了,同伴只是麻木地看一眼,或根本不看,沉默地走过去。他们早就习惯了死亡,包括自己的死亡,战争让人命如蝼蚁。日军尾随的枪声一直就没有断过,这样的一支队伍,很难摆脱追踪。

杜克把嘎乌拖到一边,那鬼鬼祟祟的样子像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老兄,他们怎么还不肯散啊?”杜克压着声音。

“蚂蚁过河的时候不抱成团就过不去。”嘎乌倒是言简意赅。

“过的哪门子河啊!”杜克一个头两个大,“你去,劝他们散了,各自回家,马上!”

嘎乌幽幽地说:“……他们没有家了。”

“怎么没有家了?他们不都是缅甸人吗?”

“他们都是当地土著,你在当地遇见过几个村寨?”

杜克一时语塞。村寨他遇见过一些,但不是人去寨空就是一片废墟。

“那他们想去哪?”

“去不打仗的地方。”

“缅甸哪还有不打仗的地方?”

“有。”

杜克怔一下,“你说大龙河那边?”

嘎乌点点头。

“别说带上他们到不了那,就是我们单独行动也不可能穿过日军防区。”杜克是认真的。

“要是不管他们,他们会被日本鬼抓回去,一个也活不成。”

“……A排会被拖死。”

“反正我不会丢下他们。”嘎乌那股犟劲又上来了。

“都停下——”杜克冲队伍吼。

A排围成一圈开会。那些行尸走肉好像有了一点儿生气,都望着这边,他们似乎也猜到,这些大兵争执的结果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他们是死是活关咱们屁事!瞧他们那一个个,活着跟死了有什么两样!”剃头佬骂。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咱不是菩萨,就是菩萨也是泥菩萨过河。为缅甸人,犯得着嘛。”费卯跟剃头佬一唱一和。

“好歹也是几百条人命噻……”宝七一脸悲天悯,“就这样不管太造业了……”

“你就是犯贱!”剃头佬恶狠狠地骂,“忘了1942年缅甸人怎么帮鬼子打远征军了?就是现在,鬼子里都还有缅甸军。缅甸人都是自找的,就他妈的该死!”

嘎乌嗷一声把剃头佬扑倒,俩人扭打成一团。

杜克摆下下巴。俩人被撕开,一个多了熊猫眼,一个成了猪头风。

“美国人讲民主,这件事我们也可以民主表决。同意带上难民的举手。”杜克目光扫过,他自己倒没举手。救他们出来是出于人道,放弃他们是出于对A排负责,这对他来讲并不矛盾。

剃头佬使劲掐岳昆仑,在他耳后压着声音骂:“放手!放手!你这个港都!”

岳昆仑不理他,右手还是举着。后来剃头佬问岳昆仑为什么,岳昆仑回答:“为了嘎乌这样的缅甸人。”

杜克很意外,举手的居然占了多数。中国人是个富有同情心的民族。杜克这样想。

“我和岳昆仑、青狼负责断后,其他成员保护难民往这里走。”

杜克在地图上画出一条老长的弧线,终点落在盆地外缘的畹达克山脉深处。他要和A排带着难民藏起来,直到驻印军攻占孟关。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