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五十八章失败者还有荣誉吗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15:09 作者:


关灯
护眼

牟田口峻若有所思,他想了一会儿,问:“失败者还有荣誉吗?”

“败者有败者的尊严和荣誉。就像在1942年被打败的中国远征军,他们就从未放弃过尊严和荣誉。”

牟田口峻唇角牵起轻蔑,对中国人,他向来是轻蔑的,就算到现在也是。

“一个人不可能能改变另一个人,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尊重你的对手。你不要忘了,对他们来说,我们是侵略者,他们在用自己的生命保卫自己的家园和亲人。”

藤原冷野的话让牟田口峻紧张,他左右看看。这话要传到大本营,他们会被严厉惩罚。

“少佐,你刚才的言论很危险……”

“我说的是事实。那些军国分子既然敢发动这场疯狂的战争,就应该有勇气面对我们是侵略者的事实!”

藤原冷野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军国分子发动了这么一场该死的战争,哥哥不会死,自己更不会出现在这里。

牟田口峻奇怪地看了他一会儿,又笑了:“少佐愤怒的样子很像国内那些反战分子。”

“这可笑吗?”藤原冷野又恢复了冰冷。

“我不认为这场战争是错误的。这是我们最根本的区别。”牟田口峻很少这样严肃地说话。

藤原冷野不再说话,他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多了,他从来就不想试图去说服谁。牟田口峻也闭上了嘴。

沙沙的脚步声让俩人更显沉默,他们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日本在这场战争中的结局。倏然爆起的枪炮声打破沉默,俩人同时回头。声音并不远,敌军还是追上来了。

一个通讯兵骑马从后队疾驰而来。

“后面怎么回事?!”牟田口峻喊。

“后卫部队在和敌军追击部队交火!”通讯兵掠过俩人身边。

“敌军有战车吗?!”

“没有!是步兵——”通讯兵往前队方向远了。

藤原冷野停住,牟田口峻和狙击队都跟着停住。

藤原冷野下达命令:“除了牟田大尉,所有狙击队员跟我加入阻击战斗。”

“我也要去!”牟田口峻不满地喊。

藤原冷野看一眼牟田口峻的伤手:“我不会带一个连枪都拿不住的人上战场。”

“我还有左手!”

藤原冷野不再理他,对狙击队喊:“向后队方向跑步前进!”

牟田口峻看着藤原冷野和狙击队消失在夜色里,他自言自语:“这个矛盾的混蛋,明明是个反战分子,却比谁都要好战……”

朝阳照耀着尸首遍野的瓦鲁班。战场上一行人指指点点,为首那个一身美军士兵装、肩挂卡宾枪的老人是史迪威,他很兴奋。

史迪威看着那些日军尸首,说:“你和孙立人率领的军队是最英勇善战的军队,日本人被你们揍惨了。”

“感谢将军的褒奖,我们是在将军的指挥下才取得的胜利。”廖耀湘一张大圆脸笑开了花。

史迪威大笑,“虽然谦逊礼让是中国人的美德,但过分的谦逊就是不诚实。”

一行人都大笑:一个传令官急匆匆跑上来,在廖耀湘耳边低语一句,廖耀湘的脸马上就冷了。

“什么事?”史迪威问。

“又被田中新一跑了!18师团主力摆脱了新22师的追击,现在估计已经到了杰布山。”

史迪威心中虽是惋惜,但日军主力利用秘密通道跳出包围圈的消息他昨晚就已经知道,所以也不十分意外。他安慰廖耀湘:“廖师长不必过于在意。虽然没能在胡康河谷捕歼第18师团,但敌已伤亡惨重,整个胡康河谷都被我军占领。”

廖耀湘的难过不止于此,他定定地看着史迪威:“……昨夜的追击,我的十八个连长被敌军狙击手狙杀,加上之前的,已经达到五十七个。”

史迪威沉默,军官们沉默。任何一场胜利,都是由生命和鲜血铸就,有敌人的,也有己方的,这就是战争。

“新22师怎么会有这么多连长?”一边的鲍特诺表示疑问。

“死一茬提一茬,很多都是临阵授命的副连长和排长。”廖耀湘阴沉着脸,“再这样死下去,班长都要被我提成连长。”

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基层指挥官。史迪威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这事情不能再拖了,他必须马上采取有效的手段,不能消灭至少也要压制住敌军狙击手。他再次想到杜克。

杜克正领着A排在不远处打扫战场。他不是勤快,是为了收集纪念品,后方和国内很多同僚都等着他送。

杜克被叫过来,身上挂得琳琅满目,足够开个杂货铺。

“将军!”杜克敬礼,一身零碎叮当作响。

史迪威挥挥手:“听说你有一个很好的狙击手。”

杜克大声回答:“报告将军!不是一个,是三个!其中包括我!”

史迪威转头对廖耀湘说:“跟你相比,这个美国佬诚实得让人生气。”

廖耀湘哪还有心情听笑话,他嘴角勉强牵下,表示接受了史迪威的幽默。

“把另两个叫过来。”史迪威说。

杜克回头唿哨一声,A排的弟兄望过来。杜克发手语,很多是他自己编的,弟兄们早就能看懂。

岳昆仑和青狼向这边走过来。还没到跟前,廖耀湘就认出了岳昆仑,同古机场突袭战他还记忆犹新。

“我记得你叫岳昆仑,200师598团一连的二等兵。”廖耀湘深望着岳昆仑,对从1942年缅甸幸存下来的远征军老兵,他总是怀着一种别样的感情。

“谢谢长官记得。”岳昆仑也认出了廖耀湘。故人重逢,总是会勾起很多回忆。那时候,戴师长还在,一连还在,段剑锋还在,弟兄们都在……

廖耀湘幽幽地叹口气,问:“你怎么还只是个中士?”

“我当兵是为打鬼子。”岳昆仑回答。

廖耀湘露出赞许的微笑:“不错!还跟第一次见你时一样。那时候我就说过,只要你愿意来,我就让你带兵。这话还作数。来新22师当个连长吧。”

杜克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马上大声嚷嚷:“廖师长,不带这么挖墙角的!”

廖耀湘笑:“我不会勉强他。两年前我已经被他拒绝过一次,不然他现在已经是我的部下。你也应该给他选择的机会。”

杜克紧张地看着岳昆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他走。

“对不起长官,我要跟A排的弟兄在一起。”

岳昆仑的回答让杜克如释重负,连边上的青狼也松了一口气。

廖耀湘既失望又满意——失望还是没能将岳昆仑招入麾下;满意岳昆仑在一群美国高级将领面前给中人长了脸。

“孩子,西方的军人有句格言——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史迪威谆谆地看着岳昆仑,“但你这个不想晋升的士兵让我对这句话产生怀疑。你代表了真正的中人,你是好样的。我现在有项非常重要的任务要亲自下达给你们三个。”

“请将军下达命令!”杜克昂首挺胸,还保持着在军校时面对史迪威的态度。

“找出敌军的狙击手,狠狠地揍他们,消灭他们。这是你们三个也是整个A排下一阶段的任务。”

“除了我们三个,A排其他士兵并没有接受过狙击训练,他们也没有狙击步枪。”杜克回答。

“那就从现在开始抓紧训练他们,给他们枪,要多少实弹我都会满足你。”

杜克三个离去,史迪威叮嘱边上的副官:“命令跟随A排行动的那个观察员黄,让他详细记录A排每一人的射杀成绩,以及被射杀目标的官衔、时间、地点……必要时把最好的射杀记录写成通讯稿在军报上发表。”

“看样子将军不止是要一支狙击部队,还是要在驻印军里树立起一名狙击英雄。”廖耀湘说。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史迪威望着岳昆仑的背影,他对这个中国士兵充满信心。

一名传令官走上来报告:“将军,孙立人发来急电,请示新38师下一步行动命令。”

其实下一步作战方针在收到瓦鲁班捷报后就已经制定通过——还是采取之前的围歼战术,以一个师作正面进攻,另一个师向敌后背作深远迂回,切断敌之退路。所以史迪威略一思忖就给出了具体作战命令:“命令新38师与5703步兵团协同配合,分两路快速插向第18师团后背,形成双重切断线。第一道切断线,以5703步兵团第1营和新38师第113团,从杰布山隘南侧行进;第二道切断线,以5703步兵团第2、3营与新38师主力,沿大奈河迂回前进,目标为敌后背之英开塘;新22师则沿大道疾进,向杰布山隘正面发起进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