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五十九章山坡上黄任羽脚步轻快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16:21 作者:


关灯
护眼

山坡上黄任羽脚步轻快。阳光很好,暖风微醺,各色野花零星散落,蜜蜂嗡嗡地飞。黄任羽都想唱支歌了,他真的开始唱了:“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唱到“家山呀北望/泪呀泪沾襟”的时候他转过了山道,眼前现出一片开阔的原野,灌木草丛散落其间。

黄任羽出现在瞄准镜里,他一脸轻松愉快,他唱着歌,他头上架着十字线。

“他在唱什么?”

“谁知道呢。”

黄任羽跑下土坡,踩着石头蹦过小溪,路过一丛迎春花的时候还折了一枝,又大张着双手模仿飞禽翱翔……这些都是从瞄准镜里看到的,他在往这边过来。

“他是不是疯了?”

“谁知道呢。”

黄任羽站在原野中央转着圈看——一丛丛阔叶灌木被午后的阳光投下阴影、孤单的矮树被风吹得哗啦啦响、芦苇被一身白毛舒缓起伏、一群红喙的小鸟弹跳啄食……一副闲适的山中午后图,但是,太静啦,静得他心里发毛。

“人哪——”黄任羽向四周喊。

“人哪——人哪——人哪——”山谷回答。

他更大声地喊:“出来——”

山谷报以更大声的回答。

世界空阔得就像只剩他一人,他茫然得像个走失的孩子。

一些草丛慢慢站了起来,人形的草丛,有二三十个,都端着伪装过的狙击步枪。他被包围了。

黄任羽先是惊愕,旋即就笑了:“你们吓死我啦!”

人形草丛围拢过来,涂满油彩的脸上眼睛雪亮。都是A排的弟兄。这片瓦鲁班附近的原野是他们的狙击训练场。他们在这已经练了快两个月,封闭式训练,史迪威不让任何事打搅他们,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休整。

“密斯黄,”宝七掀开头上的伪装网,“看你一路唱过来,么斯事让你这么高兴噻?”

“好事!天大的好事!”黄任羽用力挥动手,“坐下来,我一件件讲给你们听!”

“休息十分钟!”

杜克一声令下,大伙围着黄任羽坐下。这段时间可把他们憋坏了,除了黄任羽,他们再没有任何消息来源。

“第一,”黄任羽竖起一根手指,“杰布山隘已被我军攻克!日军18师团残部向孟拱河谷狼狈逃窜!”

一片欢呼、掌声和叫好声。

“日本东京广播电台在为18师团的失败辩护时,给了这样一个评语:‘支那军惨无人道,在不适合使用坦克车作战的瓦鲁班竟使用了!’”

哄地一片大笑声。

黄任羽踌躇满志地往下压压手,用他写通讯稿的书面语继续宣讲:“敌人的咬牙切齿,是对我驻印军健儿最好的褒扬。我驻印军自开始向新平洋攻击,迄夺取杰布山,共往南推进了150多公里,占地面积达3100平方公里,总计击毙日军约2700人,击伤约3000余人,共掳获火炮15门、机枪步枪780余支……”

“别扯那没用的!”青狼不耐烦地打断黄任羽的战果统计,“拣重要的说。”

一把酸刺梨哗地射在青狼后脑勺上。青狼愣一下,马上眼里就露出了凶光,他慢慢回转头。不知道哪个家伙要倒霉了。

青狼身后的几个弟兄都拿眼往杜克身上瞟,瞧那模样,恨不能跳起来指着杜克喊:“是他干的!”他们倒要看看,一贯凶横的青狼能拿老卡怎么样,A排里能治青狼的只有老卡。

跟弟兄们想的一样,触上杜克斜睨着他的目光,青狼没了脾气。他闷声不吭地回转头,朝黄任羽挥下手:“当我放了个屁,你说你的。”

下面一片压抑的低笑。能看见青狼吃瘪服软,他们太高兴了。

青狼的打岔没能影响黄任羽的兴奋,他继续大声宣布:“第二个好消息!英印第14集团军在英帕尔战场转入对日军第15军主力的****。日军补给断绝,伤亡惨重,日军在英帕尔战役的惨败指日可待!”

“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花子插嘴。

“不懂别瞎吵吵!”费卯骂,“第15军是鬼子缅甸方面军的中坚,18师团就是15军的。15军要被英国佬做掉,不但18师团失去后援,鬼子在缅甸的整个战局都要崩溃。”

“这么厉害!”花子大张着嘴。

“是,”黄任羽替费卯回答,“英帕尔战役的胜利对整个中缅印战区的战局都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嘎乌两眼放光,“这么说日本鬼在缅甸没几天蹦达的了?”

黄任羽答:“从整个战局看,日军在缅甸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但从缅北局部看,我们要夺取最终的胜利也并非这么容易。”

宝七叫起来:“费大爷不是说18师团要失去后援了噻!”

黄任羽:“我们虽然在胡康河谷重挫了18师团的精锐,但其大部还是退入了孟拱河谷据守。孟拱河谷地势险恶复杂,加上马上就要进入雨季,战事很可能要被拖入下个旱季。”

“妈了个巴子……”费卯爬起来拍拍屁股,“这还且着哪!打完孟拱河谷还有密支那,打完密支那没准还得开去云南打56师团,后年能不能回家都还没个谱!”

“怒江西岸用不着驻印军去了……”黄任羽的声音有点发哽。

“怎么?”费卯看着黄任羽。

“驻滇远征军总共16个师已经枕戈待发,近期可能就会强渡怒江,对松山、龙陵、腾冲一线发起滇西大****……”

所有人沉默。远征军自缅甸一路溃败过惠通桥的惨状还历历在目,报仇雪耻的日子终于是要到了。

“不止是这些……”黄任羽眼里蒙着水雾,“第30师已经全部集结到新平洋,另外第50师、第14师也由云南空运到印度。”

这好消息也来得太密集了,多得大伙一愣一愣缓不过神来。宝七先跳了起来,

“五个师外加美国佬一个团,那还不把18师团屎尿都给打出来!”

“排长!”站长冲杜克叫嚷,“咱们赶紧请示任务啊,这再不打连汤都捞不上喝了!”

“急着想上战场?”杜克乜眼看着大伙。

“想啊!”“我还没杀够鬼子哪!”“怎么着也得赶在鬼子败掉之前再杀几个!”一片叫嚷声。

“想你们还不抓紧训练?哪天考核达标哪天我去请命。”

全爬起来了,一溜烟的散了,又剩黄任羽一个人茫然地站在那了。

两千人站成的方阵,第一列放完排枪转去队尾,第二列接着放。藤原冷野面色如铁,冷冷地看着这些射击动作极不规范的新兵。对他们,藤原冷野谈不上要求,只是希望他们在被送上火线当炮灰时,至少能把子弹从枪膛里射向敌人的方向。两天前师团的一个军医官从仰光的医院里把这些人带到这,他们都是补充兵,在追赶所属部队时患病住院,之前很多连枪都没有摸过。第18师团的兵力已经匮乏到要把刚到的补充兵送上战场的地步。

“藤原少佐,辛苦您了。”

藤原冷野回头。来人是第56联队长长久,看身上脸上的硝黑就知道刚从火线下来。那些补充兵就是分配给他的,藤原冷野受他之托,对补充兵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藤原冷野冷漠地点下头,又把目光投回到靶场上。

“藤原少佐果然是用枪的高手,这些新兵有幸得到藤原少佐的调教,虽然只有一天,却和昨天完全不一样。”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