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六十章日军的战力已远不如从前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17:23 作者:


关灯
护眼

面对长久刻意的恭维,藤原冷野露出一丝厌烦:“长久大佐,你真的打算明天就把他们送上战场?”

“……我的心情和藤原少佐是一样的,他们都还这么年轻……可敌军进攻猛烈,如果不把他们派上去,我们已经无兵可派。”

藤原冷野看着那些衣衫褴褛、面有菜色的补充兵。随着在太平洋的战势日渐衰落,老兵折损大半,日军的战力已远不如从前。

“难道不能让他们吃饱吗?”

“补给异常困难。英军远程突击队采用空投补给战术,在莫罕附近完全控制了密支那铁路。不仅是我们的补给线被切断,就连英帕尔方面也深受影响。”

藤原冷野不再说话。结局已经不远,该了结的事必须尽快了结。他心中又显现出那双眼睛,坚毅锋寒的眼睛,岳昆仑的眼睛。

牟田口峻不想看见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看见。他独坐在单兵帐篷里,双手抱着膝盖,眼神很忧伤。

帐篷不远处几个军官在半真半假地演戏。他们也许是想让牟田口峻听见,也许只是想表达对牟田口廉也的愤怒。谁知道呢?

一个军官模仿牟田口廉也说过的话,用既骄傲又白痴的语调:“说起大东亚战争,那是我的责任。在卢沟桥下令开第一枪的是我,因此,我必须设法尽早解决这场战争。”

模仿部下的家伙捧哏:“可是,鬼畜大人,进攻英帕尔就必须翻过高耸的阿拉干山,我们的后勤补给完全跟不上啊。”

围观的军官和士兵们一阵哄笑。在英帕尔战役中死里逃生的15军官兵私底下称牟田口廉也为“鬼畜牟田口”。

“没有补给就不能打仗?那怎么能行!成吉思汗率领草原民族的作战方式就是我们的楷模。皇军能够忍受任何艰难困苦,粮食可以从敌人那里夺取。此次印帕尔作战如果不成功,我无法晋升为陆军大将的话,我是决不会返回日本的!”

一群人开始装神弄鬼地模仿行军。

“报告鬼畜大人!前线要求补充粮食!”

“日本人自古以来就是草食民族。你们被那么茂密的丛林包围,居然报告缺乏食物?这算怎么回事!”

继续模仿行军。

“报告鬼畜大人!我们不但没有食物,连子弹也没有了!”

“没有弹药和食物就不能打仗?这决不能成为正当的理由!没有子弹的话,不是还有刺刀么?没有刺刀的话,还有拳头呢。没有拳头的话,可以用脚踢的。就算这些都没了,不是还可以用牙齿咬么?不要忘记日本男子应该有的大和魂!日本是神州,神灵必定会保佑我们的……”

一些人假装昏倒。

“他们怎么回事?”

“报告鬼畜大人!您的训话时间过长,他们因缺乏营养而导致脑贫血昏迷!”

还是模仿行军,换了半死不活的样子。

“喂!你们是哪支部队的?怎么不停下来向我敬礼?”

扮演士兵的军官反问:“你怎么不先下马来慰问一下士兵们?”

“你们以为我是谁?我可是你们的最高司令官!快给我敬礼!”

军官们开始齐声唱:“牟田口阁下,牟田口阁下,他最喜欢的东西:一是勋章、二是女人、三是新闻记者——”

一声枪响,子弹在那个扮演牟田口廉也扮演者的脚边溅出火花。

牟田口峻步枪平举,极度的愤怒和耻辱让他两眼血红。

所有人都停住,他们冷漠地看着牟田口峻,目光中带着敌意。对牟田口廉也的不满全部转嫁到他侄子身上,所有的情感都需要一个出口,对这场战争,他们已经受够了。

“谁再侮辱牟田口的姓氏,我就杀了他。”牟田口峻一字一顿。

“这个姓氏给我们带来耻辱,给15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军官丝毫不畏,他紧盯着牟田口峻,“就是你叔叔这样的人,才让日本陷入战争,才让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

牟田口峻一拉枪栓,一发子弹送入枪膛。

“打死他!”人群里不知谁高喊了一句。压抑已久的愤懑被瞬间点燃,人群哄地冲向牟田口峻。

牟田口峻横着步枪迎向愤怒的人群,发出兽一般的嚎叫。

藤原冷野看着牟田口峻。牟田口峻被打得很惨,要不是他带人赶到,现在就该往他身上盖军旗,而不是叫军医来治疗。

“他很强壮,休息几天就会复原。”军医盖上救护箱。

藤原冷野点下头:“谢谢。”

军医离开,牟田口峻还是不说话,眼盯着那杆98K,好像那枪是他的敌人。

藤原冷野默站了一会儿,似乎并不想对这件事发表看法。

“休息吧。”藤原冷野转身离开。

“藤原君。”牟田口峻终于开口。

藤原冷野站住。牟田口峻对他换了朋友间的称呼。

“这场战争是对的吗?”牟田口峻问。

“你有你自己的看法,我的观点改变不了什么。”

“我需要你的判断。”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一次,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你也许是对的。”

“从我们决定加入这场战争起,对错已不再重要,我们需要的是结局。”

藤原冷野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牟田口峻若有所思。这个家伙是明白自己在干什么的。他这样想。

“将军真的决定这样做吗?”杜克定定地看着史迪威。

史迪威看着桌上的缅北****要图,目光集中在密支那地区:“东南亚司令部那帮英国猪猡竟然打算停止盟军在北缅的所有军事行动,让我们去打新加坡和仰光。总统已经给丘吉尔去电,保证能在这个旱季结束前占领密支那。我必须派部队跳过孟拱河谷直接进攻密支那。”

“可是,六月就进入了雨季,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必须奇袭,在敌人来不及作出反应之前,一举夺取密支那!”史迪威一拳敲在地图上。

“将军打算派哪支部队去?除了加拉哈德部队和A排,其他部队都没有受过远程突击训练。”

“加拉哈德部队已经不能单独肩负起这项任务。”

“为什么?”

“经过胡康河谷的战斗,他们已经减少到1400人……”

杜克沉默。从瓦鲁班战役到现在,短短的两个月,就有近两千的美国同僚伤亡。这场战役到底是胜了还是败了?杜克又想起南比河畔的屠杀,那一张张绝望的脸……

1944年4月下旬的一天,苍穹乌云密闭,两支纵队脱离了孟拱河谷战场,遁入险峻的库芒山脉,悄然向密支那方向秘密前进。两支纵队是史迪威临时组建的“中美突击队”——第一纵队由新编第30师的第88团、美军一个营加上新编22师山炮兵一个连组成,简称K部队;第二纵队为第50师的第150团、美军一个营、A排和山炮兵一排组成,简称H部队。他们此行的目标是密支那西郊机场,一旦占领,大批运输机会将后续部队迅速空运到密支那。密支那处于缅北中心,是缅北的交通枢纽,也是缅北和云南日军的战略物资集散地。一旦攻占,就等于在缅北和云南日军的侧背****一柄尖刀。这样的结果,不管是对正在孟拱河谷苦战的第18师团,还是对在怒江西岸忙着打洞固防的第56师团,都将无法承受。密支那将成为敌我双方拼死争夺的焦点,一场决定最终胜负的恶战将提前上演。云层深处雷声滚动,暴雨将至。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