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六十四章机枪响了,九二重机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20:39 作者:


关灯
护眼

士官班长还来不及骂他这句话是屁话,机枪响了,九二重机。

第一个中弹的是排头兵。弹道迎面横切过来,他突然感觉身体轻了,而后看见天空,看见地面,看见自己失去头颅的身躯。居然还站着……他这样想。脑袋落地了,弹跳滚动。

九二重机、歪把子、九九步枪、三八大盖,几乎同时出现,他们等待已久……一片血光飞溅,人体轻易碎裂,枪声急促,惨叫呼喊。

岳昆仑开枪,杜克开枪,青狼开枪,A排所有弟兄开枪……

M1917水冷式重机枪开火、勃朗宁轻机枪开火、加兰德步枪开火,三营在集体开火……

“火箭筒准备——”混乱的枪声里夹杂着三营长声嘶力竭的吼叫。

日军机枪手栽倒,副射手补上,副射手栽倒,弹药手还没扑上去,巴祖卡喷出的浓烟倏然而至,机枪点轰隆爆开。

暴风骤雨般的交火,来得快去得也快。十几分钟的时间,日军阵地被占领,严格一点说,是地面阵地被占领,日军丢下十几具尸体消失得无影无踪。背着压缩空气瓶的喷火手虎了吧唧地四处找地道洞口,A排的弟兄避让不迭,那瓶子要被冷枪打爆,周围的所有人要跟着倒霉。

“一个排没了。”费卯背靠一堆枕木。他最近多了个习惯,什么时候都要找坚固的东西靠着。这样他觉得安全点。

“谁?”青狼问。

“还能有谁。”费卯拿下巴挑挑对面。

三营长正木木地立着,面前三十来具弟兄的尸体。

“伤亡是人家的两倍……”费卯心里很不舒服,这仗对他来说就是败了。这要放在国内,足够往上面报捷,而且铁定会得到嘉奖,可这两年打下来,费卯已经不习惯****弟兄比鬼子死得多。

“这就受不了了?”青狼横他一眼,“难受的还在后头。”

头顶传来一阵阵沉闷的爆炸声,电灯忽暗忽明,钢筋混凝土浇筑的防空洞穹顶尤在簌簌震落灰尘。从16号到现在,盟军飞机对密支那的狂轰滥炸就没停止过。

“丸山大佐,现在哪个阵地最重要?”藤原冷野盯着守备队长丸山,他现在是密支那的最高指挥官。

“火车站。”丸山几乎没有思索,“密支那是缅北铁路的终点。不管是往孟拱输送弹药,还是云南、八莫方向对我们的增援,火车站的作用都非常重大。要想把敌军对密支那的突袭战转变成长期胶着的阵地战,就绝不能失去火车站。”

暮雨霏霏,林莽间的密支那火车站被笼罩在灰暗和朦胧中。来回穿梭的弹道更加火红刺眼,提醒着交战双方夜晚的临近。

岳昆仑舔下唇角的雨水,发苦的舌苔舒服了点儿。他没空去拿水壶喝水,他盯着瞄准镜,一刻也不敢懈怠。镜头里一队人在水洼和泥泞里匍匐前行,好几个人带着爆破筒,三营长是其中的一个。镜头上抬,一道铁丝网横亘在土坡棱线上。

三营长是带着敢死队去炸铁丝网。现在整个150团都在火车站外围激战,三营担任正面进攻,其余两个营分别从左右侧攻。

一个战士先贴上铁丝网,爆破筒从后面传上来。他回头去接,头上突然迸出血光。他不动了。

镜头在急速搜索。九九式狙击枪的枪响,对面有日军狙击手!

“下一个。”三营长的命令冷漠到残酷。

尸体被拖下来,第二个战士在棱线上露出头。又是一声枪响,同样打在头部。

这回岳昆仑辨清了枪声方向。镜头飞速一转,罩上一个日军,把着九九式狙击枪的日军。枪响,日军狙击手头盔上喷出一柱鲜血。

岳昆仑勾住扳机的手指一松,急速往左边带一眼。刚才那枪不是他开的。

“打中了!”花子兴奋得手舞足蹈,“是我打中的!”

头盔当地一响,现出一个孔洞。98K的枪响。花子霎时木住,血从额头位置奔涌而下。花子颓然翻倒。

“干掉他——”杜克怒吼。

牟田口峻缩在窗后。子弹砰砰地射穿玻璃,啾啾地打上砖墙。他的位置很安全。

“很多狙击手。”牟田口峻对另一边的藤原冷野笑,“他们很愤怒。”

“你被盯上了,换个阵位。”藤原冷野闭着眼。他在分辨枪声,他没有听见那声熟悉的春田步枪枪响。

岳昆仑没有像其他弟兄一样开枪,愤怒和仇恨只让他更加沉默、更加专注。他死死盯着那排高窗,他想扣下扳机,但不是现在。那杆98K总是跟另一杆98K同时出现,那两个鬼子狙击手又来了。

藤原冷野把一面小镜从窗口探出一点,正好看见一团火光冲起。

铁丝网被爆破筒炸开一道缺口,三营长带头冲了进去,敢死队冲了进去。

藤原冷野疾速翻滚过窗口,身子半蹲的同时扣下扳机。

硝烟爆尘中三营长应声栽倒,岳昆仑瞳孔一缩,枪口急转。

藤原冷野太快了,开枪时几乎没作停顿,身子还保持着惯性翻滚。一发子弹追射在身后。

藤原冷野恢复了静止,他背靠着墙,眸中闪动着热度。他真的在密支那!他就在对面!

“他打中你了。”牟田口峻又冲着他笑。

藤原冷野低头看,衣摆上一个焦灼的弹孔还在冒烟。

“这游戏开始好玩了。”牟田口峻从窗口斜望出去,火车站两翼的冲杀比正面更为激烈。

“是他?”杜克定定地望着岳昆仑。

岳昆仑点下头。

“打中了吗?”

“没看清楚。他很快。”

“找到他。在这之前,你不能再开枪。”

猛攻持续到凌晨,150团以惨痛的代价攻下火车站,但这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久的欣慰。日军疯狂反扑,150团的退路和后方联络线被切断。梅利尔的指挥极为混乱,后续部队迟迟没有跟上,以致150团孤军突进。

“喂!喂喂!”150团团长对着话筒大叫,可里面除了尖利的电流声就再没有其它声音。

“团长!”一个尉官冲进来,“鬼子调来了大炮!”www.guyan.cc

毋庸置疑,头顶炮弹的尖啸声已经证实,而后是巨大的爆音,屋顶瓦片直掉。

“扎姆去哪了?叫他马上呼叫空军跟炮兵支援!”团长吼得气急败坏。只有美军联络官的专属电台能呼叫空中和炮火支援。

“看见鬼子运来大炮他就走了。尉官说。

“走了?”团长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走哪去了?!”

“和几个警卫往跑马堤方向去了,说是有事要赶回指挥部。”

“有事?”团长暴跳如雷,“老子活剐了这个临阵脱逃的杂碎!”

“突围吧。”杜克一直在边上看着听着。一夜打下来,A排也严重减员,大部分是被那两杆98K狙杀。

团长望向窗外。弟兄们还在厮杀,弟兄们还在阵亡。

“死了这么多弟兄才打下来……这样就走,我跟他们没法交代……弹药还能撑多久?”

“照这样的交战强度,顶多一天。”一个军官答。

“那就守到天黑。”

漫长的一天。日军的进攻无休无止,后续支援却一直没有上来。临近天黑,150团才和指挥部取得联系,被命令放弃火车站,往跑马堤方向突围。事实上这时候的150团已经弹尽粮绝,他们也只能放弃,用刺刀和身躯硬突出一条血路。

火车站得而复失,密支那外围的补给和支援通道也未能被完全切断,中美联合攻城部队混乱的指挥和协调逐渐暴露。驻印军攻势受挫,丸山快速将密支那划分为四个防御纵深,步步为营的同时伺机****。于此同时,本多政材从第53、56师团抽调的增援部队已经逼近了密支那。一场有望速战速决的奇袭战在往长期胶着的攻坚战方向转变。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