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六十五章折叠桌上几杯咖啡冒着热气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21:29 作者:


关灯
护眼

折叠桌上几杯咖啡冒着热气,扎姆和几个美官坐在桌边谈笑风生。疾雨敲打帐篷,屋里干燥温暖,这似乎是一个闲适的军中午后。

“我问那个中国士兵想要什么,他很认真地告诉我,他想要一双合脚的鞋。”扎姆大笑,“知道吗?他马上就要死了,他居然向我要一双合脚的鞋——”

一个美官也跟着大笑:“英国佬的鞋对这些东方矮子来说,确实是太大了——”

门帘猛地一掀,一个高大的身形裹着雨雾进来。是杜克,那一身的硝黑、泥泞、雨水、血迹,还有铁一般的神情,和面前几个衣冠楚楚的美官反差巨大。他和A排刚跟着150团从火车站突围出来。

“你给他鞋了吗?”杜克站在扎姆面前。

扎姆冷着脸不回答,边上的军官也感觉气氛不对,都站了起来。

“出去。”扎姆指着门,“我命令你立即出去。”

杜克出手如电,一下反拗住扎姆的手指。

扎姆痛得惨叫。边上几个军官刚往前一步,马上就僵住了——杜克手上的柯尔特机头大张,枪管正指着他们。

杜克的脑门往前大力一磕,在扎姆的鼻梁上撞出一声脆响。扎姆再次惨叫,鼻血如泉喷涌。军官们面面相觑,扎姆的鼻梁断了。

“这是对你侮辱一个阵亡的中国士兵的惩罚。”

杜克又一个膝顶,顶在扎姆裤裆中间。这回扎姆没有叫,他翻着白眼,像烂泥一样往下瘫。

“这是为你临阵脱逃。”杜克一松手,扎姆倒地。

“冷静点……冲动解决不了问题……”边上的军官很担心,再这样打下去扎姆会被活活打死。

“我很冷静!”杜克一脚锛上扎姆的脸,人被踢翻出去。

“这是为那些因为你的逃跑而战死的中国弟兄。”杜克转身离开,“我为你是个美国人而耻辱。”

门帘晃动,杜克已经走了。几个军官看着扎姆,那张脸惨不忍睹,他们几乎认不出他。

一座炸塌了半边的砖窑,十几个沉默的中国士兵。雨水如注,顺着破口哗哗地流成水帘,他们一动不动,湿透的衣裳在身上慢慢蒸腾出水气。

费卯望着雨雾:“四个步兵团、一个山炮连外加一个重迫击炮连,被鬼子一个炸得半残的守备队打成这样,这丑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这才几天……”宝七嗓音暗哑,“人没了一半……花子在的时候,总管你们老大老大的叫,你们也不护着他点……”

青狼噌地站起,抓上枪就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站长吼住青狼,“你一个人就能替他报仇了?你知道那两杆98K在哪儿?”

青狼呼哧呼哧地喘气,拳头捏得啪啪作响。

“仇肯定要报,不单是花子一个人,还有千千万万被日本人杀死的中国人!咱们都不惜命,但咱们不能蛮干。”

“那你说该咋办?”青狼冲站长吼,“就让那俩鬼子用冷枪把咱们一个个给收拾了?”

“狙击手间有句老话,”杜克出现在门口,隐在雨帽下的眼睛目光锐利,“没到最后开枪的那一刻,谁也不是赢家。”

弟兄们望着杜克,他们觉得老卡跟以往有些不一样,这种锋寒的目光他们似曾相识,岳昆仑的眼里也时常闪现——是一个杀人如麻的狙击手的目光。

“从现在开始,A排不再跟随任何单位作战,也不再集体作战。所有人分作俩人一组,整座密支那都是你们的战场,你们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潜伏,可以向任何进入你瞄准镜的敌人开枪。我的要求很简单,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杀人机器,没有情感,没有怜悯,尽一切可能杀死你所能杀死的所有敌人,并且,活着回来。”

黄任羽举手:“我可以做些什么?”

“他们过一段时间会回营地补给一次,你可以选择跟随任何一组观察。记录下他们的狙杀成绩,让这些数字出现在军报上、传单上,还有每一个日军的耳朵里。”

地道里电灯昏暗,空气浑浊。日军官兵挨着坑壁坐躺,神情疲惫木讷。没有人说话,有人在轻轻哼一首关于思乡的歌。

牟田口峻用汤勺敲敲藤原冷野脚边的饭盒:“你真的不想吃吗?”

“拿去吃吧。”藤原冷野在细心地保养他那杆98K。

“那我就不客气了!”牟田口峻一把抓过饭盒。最近每人每日配发的大米只有150克,牟田口峻饿坏了。

耳边是牟田口峻狼吞虎咽的声音。这家伙的神经可够粗的。藤原冷野心中又浮现起一幕幕脑浆迸裂的画面。这几天他和牟田口峻狙杀了很多人。

藤野冷野装配好步枪,又开始一发发检查擦拭子弹。雨季作战,枪械必须勤加养护,弹药要看是否受潮。

“藤原君……你认真得有些过头了……”牟田口峻嘴里咀嚼食物,说话含混不清。

“面对敌军狙击手的时候,扣下扳机却不能成功击发,我想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牟田口峻脊背一阵发寒,他停止咀嚼:“传单上说他们射杀了我们98人。这是昨天的数字。一些胆怯的家伙已经开始害怕了。我想那些支那狙击手是在向我们发起挑战。”

藤原冷野把一发子弹压进枪膛,举起枪慢慢转动。瞄准镜里出现一张脸,丸山的传令官。

“藤原少佐,司令官请您过去。”

丸山的办公桌后面现在站着另一个人,50岁出头的清癯男人,佩少将军衔。

恭立一边的丸山上前一步,向藤原冷野介绍:“这是第56师团步兵团长水上源藏将军,已接任密支那城防司令职务……”

“老师……”藤原冷野打断丸山的介绍。

“藤原君……”水上源藏脸上露出笑意。

丸山有些惊讶地望着二人,原来他们早就认识。

“老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言难尽。”水上源藏挥挥手,“以后我要和藤原君并肩战斗了。”

“老师给密支那带来了多少部队?”

水上源藏愣了一下,马上又笑了:“你还是我印象中那个勇敢坚毅的藤原君。”

丸山替水上源藏回答:“跟随将军赶来的还有两千部队。密支那守军现已接近四千,凭借坚固完备的工事,我们完全有力量坚守三个月以上。敌军对密支那的奇袭计划已经被我军挫败!”

“三个月以后呢?”

丸山回答不了藤原冷野的这个问题,他望着水上源藏,他也想知道答案。

“接下来第53联队会由八莫向密支那疾进;第128联队会从卡萨来援;正在向孟拱增援的第38、第9、第4等联队也会在取得孟拱河谷胜利后增援密支那。”水上源藏面色变得严肃,“但我必须忠告各位:作为帝国的军人,我们不应该去想结局。我们需要的,就是不停地战斗,战斗,直至最后一刻!”

藤原冷野的神情还是沉重。他不是为自己担忧,他想着牟田口峻,或许还有那些和牟田口峻同样年轻的士兵。

“有一个重要任务要托付给藤原君。”水上源藏言归正题,这是他让丸山请藤原冷野来的原因。

藤原冷野微微一挺身子。

“围攻密支那的敌军近期极力宣传夸大其狙击战果,已对我军造成极坏的士气影响。藤原君是帝国最优秀的狙击手,我想你不会也不应该允许敌军狙击手如此地挑衅。”水上源藏紧盯着藤原冷野,“不管是为你个人的荣誉还是为了帝国,你都必须尽快找出他们,消灭他们!”

看见藤原冷野从指挥所里出来,牟田口峻忙丢下烟头迎上去。
www.guyan.cc
“怎么样?听说派来一个少将接替指挥?”

藤原冷野没回答,拿出地图在地上哗地摊开。地图是密支那全图,上面红点散落。

“这些标注代表什么?”牟田口峻又问。

“这几天被狙杀人员的位置。”藤原冷野用笔在地图上圈点,心里在急剧地统计、计算、分析。就算敌军狙击手的狙击阵位是无意识作出的选择,但从很多次偶然性中就能找出必然性的概率,这种暗藏的规律连当事者本身也不会意识到。人类是盲目的,但无数的盲目性行为中又有统一和方向,老子称之为道。这是藤原冷野把他对老子哲学的理解在狙击战术中的实际运用。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他或许会是一个天才的学者,可战争让他成为了一个狙击手,他只能做一个夺人性命的天才。战争是人类的盲目,统驭天地万物的大道,又会将深陷战争的人类带去哪里?

藤原冷野选定了目标,他收起地图:“走吧。除了必要的装备,带上一周的口粮和水。”

“现在?”

“现在。”

夜色浓重,枪声时断时续,偶尔一发炮弹的火光映出城市废墟的剪影。

一只黑猫蹲在墙头,嘴里叼着一截内容不清的脏器,眼睛放着荧荧的光。

铁器钝重摩擦的声音,黑猫警惕地站起,背弓着。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