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三章复仇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47:13 作者:


关灯
护眼

刘老爷满是惊恐地望着刘兴魁,对这个儿子他还是了解的。当这个儿子对谁笑的时候,那个人就该倒霉了。刘兴魁现在正在对岳昆仑微笑,他的手指已经开始动了,但当他的目光遇上他老子哀求的目光,他的手指又静止了。刘兴魁还是决定再等等,这个青年的目的不是杀他老子。

  找刘管家的人还没回来。刘兴魁说:“兄弟看来是话少之人,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昨夜一宿未睡,兄弟若是不介意,我就在这眯会。”

  岳昆仑脸上是请便的表情。刘兴魁竟真的闭上眼开始打盹,没一会就发出了微微的鼾声。现场就成了一副怪异荒诞的静态场景:一大群拿着枪的人围着一个墙角,墙角最里面坐着一个平静的拿枪青年,青年前面坐着一个像是随时要吓晕过去的老地主,老地主面前几步远面对面坐着的一个中年人正在打盹。落地挂钟滴滴答答的走针声清晰可闻,众人就这样静默着。

  挂钟当当的报时声惊破了寂静。刘兴魁睁开眼,岳昆仑还是那样坐着,看起来比他还有耐心。刘兴魁望向厅口,眼神中已然有了厌恶。他厌恶等人,更厌恶被人胁迫。

  刘兴魁转回头来时眼中那点厌恶已经敛去,又换了之前那副略带笑意的神情:“兄弟不介意的话,我想对对表。”

  看岳昆仑没有表示反对,刘兴魁左手伸进右边怀里掏怀表,但他的手指触到了枪把。

  就在刘兴魁有拔枪冲动的那一瞬,刘管家滚进了厅口,身后跟着那个奉命调查外乡人的精干青年。刘管家爬起来想往外跑,被走上前的青年一把拽转了方向,五迷三倒的被推跪在刘兴魁面前。

  不等刘兴魁问,青年说:“狗日的想逃,被我抓回来了。”

  青年与刘兴魁的关系显然很近,近到不用顾忌上下级关系的程度。这人叫周青,是跟随刘兴魁多年的左膀右臂,深得刘兴魁赏识倚重。

  岳昆仑单枪闯入刘家大宅的时候,周青正在外面找那个外乡人,路上碰到找刘管家的弟兄才知道家里的变故。听几个弟兄对岳昆仑诸般形容,周青那颗争雄好胜之心被撩拨得蠢蠢欲动,一路飞马赶回,就是为会一会岳昆仑。

  此时周青正盯着岳昆仑,目光如锥似刺。岳昆仑却还是那副淡漠的模样,也不看周青,似乎也懒得去理周青的挑衅。这可把周青气着了,伸手就去拔腰上的两把盒子枪。

  “放肆!”刘兴魁一声断喝喝住了周青,周青悻悻地放下手。

  刘兴魁对岳昆仑笑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人就在这里,任凭兄弟发落。”

  刘兴魁话音一落,刘管家一下抱住了他的腿:“大少爷!救我啊大少爷!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和老爷啊!”

  被刘管家抱着腿,刘兴魁心里说不出的恶心。他冷冷看着刘管家说道:“我和老爷没叫你去杀人,更没有叫你开枪杀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乡亲。”

  刘管家怔怔地呆望了刘兴魁一会,终于意识到他被刘兴魁抛弃了。明白了这一节他不由冷笑起来:“大少爷,这些年您和老爷让我逼死的乡亲,怕是没有一百也有……”

  突然的一声枪响,血雾一炸,刘管家被轰飞了半边头颅,身体颓然倒地。

  刘兴魁毫无征兆地射杀了刘管家,出枪速度之快令人惊愕。

  刘兴魁站起来,对岳昆仑笑道:“不知这样处置,兄弟是否满意。”

  刚才因为是近距离射杀,刘兴魁身上脸上被溅满了血,现在又提着枪对岳昆仑说出这番客气话,便另有了一种阴森之感。现场几乎人人胆寒,但这里面不包括岳昆仑。岳昆仑一蹬面前的椅子,椅子载着刘老爷滑向了刘兴魁。刘兴魁一把抓住椅背,椅子戛然而止。

  不等刘兴魁招呼,两个团丁上前把人搀走。现在刘兴魁再看岳昆仑的目光已和之前截然不同,那是要杀人的目光,夹杂着愤怒与羞耻。那些垂下的枪也都再次举了起来,数十支枪对着岳昆仑。

  岳昆仑很放松,他已经无所谓。他只为一个目的来,也知道事情的后果,更没奢望活着从刘家出去。岳昆仑丢下枪,对杀人这件事他早已经厌倦,甚至对自己依然活着的事实他也感觉厌倦,他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周青举枪对准岳昆仑的头,只等刘兴魁的准许。

  刘兴魁逼视着岳昆仑,良久才慢慢问出一句话:“谁让你来的?”

  岳昆仑闭上眼,他已不想再说什么。

  “周青。”刘兴魁说。

  “在!”周青大声应道。

  “杀了他。”

  听见机头按下的声音,岳昆仑呼出胸中浊气,心说:“我来了。”那些逝去的面孔都围绕着他,他是多么想念他们。

  “等等。”刘兴魁又说。

  周青看向刘兴魁,那目光中透着渴望杀人的躁动。

  “用刀。”刘兴魁冷冷地说,“把他的心挖出来。”

  岳昆仑睫毛微微一抖。

  周青二话不说收了枪,拔出一把解腕尖刀。

  周青站在岳昆仑面前,戏弄道:“不想记住我的脸吗?去了下面也知道该找谁报仇。”

  岳昆仑睁开眼,看着周青淡淡回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周青狞笑道:“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周青话音未落,手里的尖刀已直奔岳昆仑心口。岳昆仑出手如电,一下钳住周青握刀的手。周青右手一松刀,左手往下一捞,瞬间刀就换到了左手。这一瞬岳昆仑想起了剃头佬,对手对刀的感觉和运用不逊于剃头佬。容不得岳昆仑多想,周青接住刀的左手已横切向他腹部。岳昆仑左手搭上对手肩膀,两脚顺势上了身后的墙。周青一刀切空,还未等他刀口回转,岳昆仑身体已凌空翻跃。周青紧跟着被凌空被抛了出去,将一张椅子砸得粉碎。

  周青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额上被一片木头割了道口子,血披住了一只眼。刘兴魁嘲弄地看着他,周青一咬牙又要上。

  “够了。”刘兴魁止住周青,他已经失去了玩弄岳昆仑的心情,他离开客人的时间已经太长。

  “带到外面去毙了。”

  刘兴魁说完快步走向后厅,他有一种奇怪的不详预感。就在这时候一名手下冲进来,差点与刘兴魁撞个满怀。刘兴魁心里那根弦一下就绷紧了,这个手下是他离开房间时加调看门的人手。

  “大队!出、出事了!”

  刘兴魁一把抓住来人衣领厉声喝问:“人有没有事?!”

  “人没、没了!”

  刘兴魁的目光匕首一样射向岳昆仑,前后关系电光火石般在心里串了一遍。自己居然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先绑起来!”刘兴魁一声大吼,疾步向后厅去了。人群围向了岳昆仑。

  人去屋空,窗上一个大洞,在窗外外警戒的几名岗哨都被割了喉死在墙边。

  刘兴魁盯着那个洞面色铁青。大白天居然让人在眼皮底下把人掳走,这一局无论如何都要扳回来,不然他也不用回去了。

  周青把在地上找到的一个烟头递给刘兴魁:“是迷香,本省没见过。”

  刘兴魁并不去接,盯着周青问:“让你找的人哪?”

  周青垂下了头。

  刘兴魁一声大吼:“说话!”

  周青低声答:“路上碰到弟兄,顾着去抓刘管家了……”

  刘兴魁一掌掴在周青脸上,周青被打得一趔趄,半边脸霎时就肿了。

  周青说:“这么一会人走不远,我现在就带人去追,找不回来人你毙了我。”

  刘兴魁回到厅里的时候岳昆仑已经被五花大绑。刘兴魁问:“他在哪?”

  岳昆仑看刘兴魁认定了他是被人指使而来,便又闭上了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刘兴魁指指岳昆仑,想发作却又发作不出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