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八章疯狂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52:14 作者:


关灯
护眼

在片刻的沉默后中西村说:“我只救过中国人。”

  岳昆仑已经观察过中西村和林子墨的全部装备。他们没有武士刀,身上也没有因为近距离斩杀溅上的血迹,而且他们从溪的下游来,可以排除他们杀那个孩子的嫌疑。面前这个日本人不像在说谎,如果他要为杀人说谎,就没有必要坦白他的日军特务身份。

  岳昆仑放下了枪。

  看着岳昆仑驱马离去,林子墨冲岳昆仑的背影大声说:“很快还会再见的!我们走的是一条路!”

  岳昆仑没有理他,很快消失在了山林中。

  “这会是个什么人呢?”中西村自问自答地感概,“看上去是个很优秀的中国人。”

  林子墨笑道:“我不优秀吗?”

  中西村很厚道地评价:“你也很优秀,但你不够诚实。”

  林子墨一夹马腹往前走了。

  中西村在后面说:“林先生,请原谅我的坦率。”

  “不用道歉。”林子墨说,“你说得很对,我早就离诚实很远了。”

  中西村看着林子墨的背影。这个喜欢开玩笑的男人,内心似乎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痛苦往事。他一磕马腹跟了上去。

  还是那条溪涧,周青从地上拣起一颗弹壳,就是岳昆仑逼退林子墨那一枪的弹壳。周青看着地上苔痕印出的脚印,小心地用脚吻合上其中的两个,然后模仿平端步枪的姿势,眯眼看着溪涧对岸,待呼吸间隙手指一钩,嘴里同时轻念了一声:“呯!”

  顺着假想中的弹道轨迹,周青在溪涧对岸没找到血迹,但找到岳昆仑所开那枪的弹着点。周青顺着弹着点数着马蹄印往后退,林子墨坐骑嘶叫弹退的那一幕被还原。林子墨坐骑站住周青也同时站住。周青看着那个弹着点,贴着顶端的马蹄印不过一寸。

  周青赞许地吹声口哨,向对岸的刘兴魁喊道:“这家伙枪法不错,跟另两个不是一路。”

  刘兴魁想也许是自己错了,岳昆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但岳昆仑同样该死!如果不是因为他跑来搅局,自己也不会犯下那么大的错。如果人不能追回来,这错误将变得不可挽回。

  刘兴魁把烟弹进水里,站起来下令道:“走了!”。

  正在溪边小憩的人马马上骚动起来。

  石川正雄正在帐篷里擦拭他的武士刀,此时正襟危坐、神情恭肃的样子,与之前穿兜裆裤的模样反差巨大。他的着装和之前的行动队员基本一致,只有军衔标志显示他是个少佐。

  他手中的武士刀看上去不仅异常锋利而且名贵,刀锷和刀柄底部嵌有精美的三叶葵纹。三叶葵纹是石川正雄家族的家族纹章,他的祖上是日本历史上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名家族。他带着狂热的激情投身于这场天皇号召的“圣战”,就是为找回和恢复石川家族曾经的荣光。

  石川正雄身后站着一个青年。他无声无息地站在阴影里,瘦削的面孔因为隐藏在黑暗中,使他那双坚忍的眼睛更是黑白分明。

  “大人。”青年低声说,看上去对石川正雄十分恭敬。

  石川正雄并没有马上反应,他轻轻舞动武士刀,聆听锋利的刀刃切过空气时那种裂帛似的声音。青年似乎已经习惯石川正雄对待他的这种倨傲,他安静地等待。

  过了好一会石川正雄才说:“我说过,这是在军队,你要称呼我军衔。”

  “是,少佐。”那人恭顺地回答。

  “刘兴魁在酒馆交火的那些人身份弄清了吗?”

  “核实过了,是共产党派来营救目标的一个行动小组。”

  石川正雄并不感到意外。

  “刘兴魁和周青带部下追进了山。”那人说。

  “有多少人?”

  “一百多人。”

  石川正雄沉思了一会,他的这支行动队虽然人数比刘兴魁的人少,但他自信能消灭掉这股敌人。

  从理智上来说,这是在深入敌后的云南大后方,他应该尽量避免与敌人发生正面作战,而且他这次任务的目标,只是要把中西村活着带回去。

  如果在周青杀了他派出的那个四人小组之前,他也许会这样决定。但现在,他想杀了周青,石川家的尊严不容冒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石川正雄下达命令,“跟着他们找到目标,并寻找机会予以杀伤直至歼灭。”

  “是。”青年毫不犹豫地表示服从。他虽然穿着少尉军服,但他入伍是为了效忠和保护石川正雄,而不是为了天皇。青年名叫服部武藏。服部家族从祖辈起就是效忠于石川家族的家臣,之后代代恪守祖训与家族传统,以效忠保护石川家族后人为家族责任。他们对石川家族的忠诚甚至超过天皇。

  林子墨天黑前猎到一头麂子,现在正在火堆前烤肉。火堆生在一块大石头前,他背后是道山壁罅隙,空间足够他和中西村躺进去过夜。在石头前生火是为了把火堆的热量反射进露营点,林子墨显然很熟悉野外生存。

  “林先生。”中西村说,“你什么时候参加的红军?”

  中西村的话让林子墨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为什么这样问。”林子墨说。

  “我看见你带在身上的红五星,抱歉我不是有意要看见。”

  中西村昨夜醒来了一次,看见林子墨在火边看着手里的一个红五星出神。那时候的林子墨像是另一个人,中西村看见了林子墨悲伤痛苦的一面。他想那个红五星代表了林子墨的过去,并带给了林子墨充满伤痛的回忆。

  林子墨陷入沉默,这不像他的风格。在林子墨被火光掩映的侧脸中,中西村又看见了他那种极力想要隐藏与忘却的伤痛。中西村有点后悔不该问这个无礼的问题,但对林子墨有可能是他同志的猜测又让他难以忍住好奇。

  “你怀疑过你的信仰吗?”林子墨问。

  “没有。”中西村回答得很坚定。

  “如果代表这个信仰的力量伤害过你的家人,用比对敌人还要残酷的手段对待你的家人,你还会这样坚定吗?”

  中西村犹豫了。他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冲突和撕裂,但这在中共的历史上发生过不止一次,只是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种想象和事实已经让中西村对他的信仰产生了些许质疑,这是很可怕的。

  “我不知道。”中西村不敢想象下去,“我想我们不应该再继续这个话题。”

  林子墨说:“你现在有点了解我了。”

  两匹马在山道上疾驰,后面不远处一队人马正开枪追赶,啪啪的枪声在这片深山里更显得刺耳。

  逃的是林子墨和中西村,追的是周青带的一队人。自从在溪边发现踪迹后周青就追得更紧,三天后终于在大山深处追上了林子墨和中西村。林子墨的马已经中枪,后股上不停地流血,他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

  林子墨向前面的中西村喊:“你先走!直接去我给你的地址!”

  中西村回头说:“应该我留下。他们也许不会再追你。”

  “别作梦了!”

  “他们抓住你会杀了你。”

  “只要你跑了他们就不会!”

  林子墨的坐骑一个趔趄栽倒了,林子墨在地上一个翻滚,敏捷地冲向路边的高地。

  “我会想办法救你!”中西村向后面喊。这几天与林子墨的相处,已经让他慢慢了解了林子墨一些,了解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感情。

  “不想我死就别让他们抓住!”

  林子墨用步枪向追赶的队伍开枪,不射人只射马。随着几匹马连续栽倒堵住了山道,追击的队伍开始向林子墨的射击阵位迂回包抄。

  几十号人把林子墨围在中间的时候,中西村已经跑没了影。林子墨也识时务地放弃了抵抗,高举双手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周青上去一个膝顶大力撞上林子墨的肚子,林子墨佝下了腰。周青再用力一拳砸在林子墨左脸上,林子墨倒地。

  林子墨在地上痛苦地咳嗽,但让周青恼怒的是,他居然在笑!边咳边发出沙哑的笑声,像是在对他失败的嘲讽。

  周青一把抢过旁边部下的步枪,一拉枪栓枪管顶上了林子墨的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