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十章忍者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53:46 作者:


关灯
护眼

中西村说:“我想请你帮个忙。”

  岳昆仑说:“出山的路在北面。”

  中西村站起来看着岳昆仑,认真地说:“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但我还是请求你用我把林先生换回来。他们会把我交给重庆政府,林先生也不会因此而死。拜托了!”

  中西村向岳昆仑行了个标准的日式鞠躬。对林子墨,他不单是因为逐渐了解而产生的感情,也含有一份对同志的内疚。虽然他不确定林子墨还是不是他的同志,但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对组织给林子墨造成的伤害作出一定的补偿,哪怕这份补偿微不足道。

  岳昆仑觉得中西村是个和春子一样善良的日本人,都可以对跟自己无关的人施以援手并承担风险。对林子墨,岳昆仑其实是认为他罪有应得,但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中西村。一是因为对中西村为人的认可,再是因为像林子墨强调的,他总算救过他,他欠他一个人情。

  本就是阴霾天,谷底的密林中因为弥漫的雾气能见度变得更低。

  六个影影绰绰的身影逐渐从林雾中走来,都穿着黑色防水风衣,手中拿着步枪,正警惕地搜索前进。

  他们都是刘兴魁的人。周青确定中西村逃进了这片山谷,刘兴魁把队伍分成了若干这样的六人小组,分头搜索这片山谷。他相信就算岳昆仑和中西村在一起,六个训练有素的手下也能对付了。

  六人都是精干的青年,都很专注,手中的步枪和目光一起捕捉每一处异动。他们还记得老张和另三个弟兄的死,死得窝囊,死于大意,他们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前方一丛灌木中突然惊飞起一只斑鸠,斑鸠扑棱着翅膀从六个人面前飞过。六个人对了下眼神,呈扇形向那丛灌木慢慢包抄过去。

  六个人同时围拢到那丛灌木面前。里面没藏人,只有一个斑鸠窝,窝里有几枚蛋。其中一枚明显比其它的要大一些,颜色也跟其它的有些差异。

  等有人反应过来那不是蛋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枚吸引住他们注意力的弹丸突然爆裂,闪现出的强烈白光让六人一瞬间失去了视觉,伴随而来的是利器尖锐的破空声、破开肉体声和惨叫声。恐惧使众人盲目地开枪,在持续的破空声中他们射中了自己的同伴,混乱中响起更多的惨叫声。

  短暂的混乱沉寂了。一人恢复了视觉,面前虽然亮着一块耀斑,但他还是看见躺在血泊中的五个同伴。

  四周一片死寂,巨大的恐惧攫住他的心脏。他呼吸粗重,举着枪慢慢转动观察四周。雾气中似乎到处都潜藏着危险的敌人,他随时会受到致命的攻击,但他却判断不出敌人的位置,看不见敌人在哪。

  最可怕的敌人是未知的敌人,人们总是恐惧未知。

  “出来!”他大声地吼叫,声音因为恐惧而干涩嘶哑。周围的世界反馈给他的却只有他吼声的回音。

  身后传来疾速的脚步声。他飞快地转身,在他看见那道黑影的一瞬,他猛地扣下了扳机。一枚十字镖几乎同时击偏了他的枪口,出膛的子弹贴着那道黑影射穿了一根树干。这时黑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是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他也只来得及看这一眼。蒙面人在他面前凌空翻过,轻盈得像不是人类,一根绳圈猛然收紧了他的脖子。

  蒙面人敏捷地冲上树干,又轻盈地翻过空中的横枝。蒙面人落下来的时候那个仅存的枪手已被吊上了空中,他脖子上勒着绳圈,绳的另一头在蒙面人手中。

  被吊在空中的枪手在无声地挣扎踢脚。蒙面人把绳子绑上树干,去那些尸体身上拔出了十字镖。那冷静从容的样子丝毫不像刚杀死了五个人,还有一个在他头顶正在死去。

  看着蒙面人快速消失在林雾中是那名枪手最后的意识。他渐渐停止了挣扎,两腿无力地垂落。密林里又恢复了寂静。

  刘兴魁和周青听到枪声赶到时,现场就是刚才那个样子。

  周青检查完现场回到刘兴魁身边。刘兴魁面前一地烟头,截止现在他已经折了二十几个手下,他从警以来还没吃过这样的亏。

  周青说:“不会是那乡巴佬干的。”

  刘兴魁目光阴沉地盯着那些尸体:“何以见得。”

  “那乡巴佬出手没这么狠。”周青向被铐在树上的林子墨歪下头,“倒挺象这位的风格。”

  “别废话!”刘兴魁心里焦躁,“日本人干的为什么不用枪?”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是日本人。

  “我也纳闷,居然还有用飞镖暗器打仗的鬼子。”周青说。尸体上的十字镖虽然被蒙面人拔走了,但周青从创口上还是判断出来,他们中的是镖类的暗器。

  “有没有听说过日本忍者!”林子墨大声搭讪。二人的对话隔得不算近他居然也听清了,这个话痨不分对象地找人说话。

  刘兴魁厌恶地皱起眉头。如果不是要用林子墨当后手,他会马上把他大卸八块。他比周青还想杀林子墨。

  “听多了评书的傻蛋。”周青骂了一句,但他也确定动手的一定是日本人,“大队,是不是先对付鬼子?”周青试探地问。

  “不行。”刘兴魁坚决地否决了周青的建议。在他看来自己的前途比对付日本人更重要,他的前途就系在是不是能找回中西村上。如果他转头对付日本人,中西村很可能会趁机跑掉。

  “可是……”周青还想争取。

  “把人埋了。”刘兴魁打断周青,“从现在起不再分散,集中搜索目标。”

  “知道一个弹丸岛国为什么能把中国打成这样了吧。”林子墨对周青大声评论说,“就是因为中国有太多像你队长这样自私自利的人。”

  “把他嘴堵上!”刘兴魁吼叫着下令。

  周青现在觉得林子墨没刚开始那么让他讨厌了。他觉得林子墨说得很对,他心里长期累积下来的对刘兴魁的看法和怨言,在这一刻超过了他对刘兴魁职位和能力的尊重。刘兴魁的这个决定让他有点看不起他。

  刘兴魁看着面前险峻的山道。刀砍斧凿般的石壁,另一侧是悬崖,加上看不见另一边的突出转角,都在提醒他应该小心。从那片山谷离开后,周青带着他们一路追踪到了这里。

  刘兴魁沉思了一会,命令一个小组上去探路。

  事实告诉刘兴魁他的小心是对的。他派出的那组人刚走到转角那,一声枪响惊破了寂静,子弹打在最前面一人的脚前。一组人马上从转角退回来贴上石壁隐蔽。枪声没再响起。

  周青观察石壁上方。他们所在的位置不能看见对方的射击阵位,对方的射界控制了突出的悬崖转角。但对方好像并不以杀伤为目的,刚才那一枪只是警告。

  对方是什么目的?刘兴魁和周青心里都浮起这个疑问。但马上悬崖转角上出现的人就回答了他们疑问。看见那个人的出现,刘兴魁和周青心中同时一紧。那个人是中西村,他们拼命想要找回来的人。

  中西村高声对他们说:“我用自己交换被你们抓住的人。”

  隐蔽在转角后的一组人想冲上去抓住中西村,又是一枪射在他们脚边,他们只好又退了回去。

  中西村说:“只有完成交换我才会配合你们。”

  这笔交易对刘兴魁来说不用经过考虑,先保证把中西村活着弄回来,其它的都可以先放到一边。

  林子墨被两个人用枪顶到中西村面前。

  中西村对林子墨说:“希望这能让你再度相信你曾经相信的。”

  林子墨回答他说:“这只能让我相信你是个善良的人。”

  中西村说:“你总有一天会找回你的信仰的。”

  林子墨笑了:“你说教的样子特别像个圣人。”

  中西村也笑了:“希望有一天还会再见。”

  “先别这么早说,没准很快就见了。”

  “别再试图完成你的任务。”中西村说,“你不是共产党的人,也不会是重庆政府的人,我不会再配合你。”

  “你会让我损失一大笔钱。”林子墨谁的人也不是,他只为钱干事。来营救中西村也是因为钱接了这个活。

  “但我保住了你的命。”

  “算起来还是我欠你的。”

  说完了这些,林子墨没走向转角另一边,却回头走向了刘兴魁。

  刘兴魁、周青都有点看不懂了,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林子墨来到刘兴魁面前,说:“我的枪、子弹,还有金条。”

  刘兴魁真想拔枪打死面前这猖狂的小子,他强忍怒火向一边的亲信摆下头。

  拿回自己的东西后,林子墨对刘兴魁说:“我还是救走了一个,所以还是你输。”

  林子墨指的是他虽然没能成功带走中西村,但他救走了岳昆仑。

  刘兴魁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看着林子墨扬长而去,在消失在转角后面前还跟中西村扬了扬手。

  “大队。”一边的亲信说,“就这么放过他?他可杀了我们几个弟兄。”

  “没这么便宜的事。”刘兴魁这句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