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十二章交手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6:55:36 作者:


关灯
护眼

浓密的树丛,隐藏着一个枪口和一双沉静锋寒的眼睛,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

  是岳昆仑,身上做了伪装,和藏身的环境浑然一体,正静静凝视着密林深处隐藏的那片营地。他已经这样无声无息地观察了近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他只看见两个岗哨在守卫营地,营地里再没其他的人出现过。

  这个场景和观察的视角,让岳昆仑想起老卡对他和青狼做的测试,他通过了测试而青狼没有。现在的老卡和青狼正躺在密支那的远征军墓地里,从前的一切都像个不真实的梦境。

  岳昆仑不易觉察地给身体换了个受力支点,以免长时间一个姿势造成的身体麻痹。对狙击手来说,任何一个细节的疏忽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危险。

  身体放松了一些,岳昆仑慢慢调整了步枪标尺,避免动作过大。他手里的步枪只是普通的中正式步枪,没有瞄准镜,在精度和射程上都不如他原来的那杆春田步枪。

  目测有三百米的距离,可见度没问题,但有风。岳昆仑可以选择把射击阵位再推近一些,但那也会增加被目标发现的几率,那两个岗哨看上去都很警觉。

  岳昆仑轻轻拉动枪栓,把一发子弹推入枪膛,右脸跟着贴上枪把瞄准。

  目光透过表尺照门,和枪管末端的刀片形准星一起,与两个目标中的一个连成了一线。然后枪口往风向相反的方向偏移了一点,具体根据风速要偏多少,完全是根据经验。

  在准星停住的一瞬岳昆仑扣下了扳机,枪身一震,目标在准星后面倒下了。岳昆仑飞快地一拉一推枪栓,枪口一转又是一枪。这回没有瞄准,完全凭感觉,另一个在奔跑中的目标也倒下了。

  连开两枪后岳昆仑转移了阵位。他静默地观察了一会,确定那两个被他击中的目标是否已经死了,还会不会有其他目标出现。

  那两个倒地的目标再没有动过,也没有其他人出现。

  岳昆仑离开了隐蔽处,慢慢向营地靠拢。就在这时,突然的一声枪响,从营地方向射来的。子弹擦过了岳昆仑右臂,衣服唰一下裂了一道口子。紧跟着又是一声枪响,然后是一声惨叫。

  这两种枪声岳昆仑都很熟悉。前一声是日军的三八大盖,后一声是柯尔特M1911A1式手枪,他的手枪就是这个型号。岳昆仑已经猜到了对方是谁。

  跟随那声惨叫,营地边的一棵树冠里摔下了一名日军。那是一名暗哨,不会是普通的日军士兵,居然如此沉得住气。岳昆仑差点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林子墨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一点。就像他喜欢的《侠客行》里的一句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但他越是让自己显得像高人,越显得有点装。

  在跟岳昆仑分开后他已经决定走了,不蹚这趟混水。但走出几十里后,他实在受不了内心那些没完没了诘问的声音。他知道他今天要不回去,他本来就不平静的内心以后就更别想安生。别人怎么看自己怎么评价自己都可以不管,但自己怎么看自己怎么评价自己是无法避开的。

  林子墨回来找到岳昆仑的时候岳昆仑正在狙击目标,他自动负责了观察掩护,发现了躲在树上的那个日军暗哨。

  林子墨以为岳昆仑会对他表示感谢,他还想谦逊一番,可岳昆仑什么也没对他表示。

  俩人检查了那个营地。帐篷里都没有人,其中一个帐篷里堆满了补给和武器弹药。岳昆仑在那些武器里发现了一些九七式狙击步枪。

  岳昆仑拿了一杆狙击步枪,又随手拿了个望远镜丢给林子墨。

  “做什么?”林子墨问。

  “当我观察手。”岳昆仑在往身上装弹夹。

  “你倒不客气。”林子墨嘴里这样说,心里却挺受用。这表示岳昆仑对他的接受和信任。

  在补充了补给后,岳昆仑和林子墨点着了营地。在火光和爆炸声中二人的身影没入丛林。这是他们正式向这支日军显示他们的存在,也意味着向对方发出了挑战。

  近二十具尸体排在一起,还有一些受伤的弟兄在呻吟。

  刘兴魁能清晰听见脑门的血管在突突地跳。那队突袭的日军撤得很快,他刚组织起反击对手就不见了。他感觉自己就像在被一头恶狼尾随。狼趁他不注意扑上来狠狠撕下一块肉,咬了一口就跑,没等他还击就又退回到丛林中。

  周青一直没说话。他还能说什么,如果按他的意思以这伙日军为目标,就不至于把后背露给这队日军。

  “头。”刘兴魁的那个亲信说,“我看咱们还是先把人护送回去,先保证那日本人的安全。咱们犯不着跟他们较劲,等出了这片大山通知军队来灭他们。”

  刘兴魁尽量让自己从愤怒中冷静下来。

  现在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这样走的话这伙日军会尾随着他们一口一口地咬,在他们失去反击能力后,再扑上来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他想周青是对的,他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追踪岳昆仑和林子墨上。他要想带着中西村走出去,就必须解决掉这队日军。

  刘兴魁说:“你带两个弟兄护送伤员出山。”

  亲信犹疑了一下,但还是服从了刘兴魁的命令。

  面对一片狼藉的营地余烬,石川正雄默不作声,服部武藏也默不作声,所有队员更是默不作声。

  石川正雄没想到在他猎杀猎物的同时,却被端了老窝。这种耻辱和失败,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的。

  “会是谁干的。”石川正雄阴沉的目光里隐藏着怒火与杀机。他不认为这是刘兴魁派人干的,如果刘兴魁已经找到行动队营地的话,就不可能被他成功伏击。

  “刘兴魁追击的那两个青年可能性最大。”边上一个副官说。

  副官的话只是再一次加强了石川正雄的判断。他在对任务目标的侦查情报里,已经知道了岳昆仑和林子墨的存在,但他轻视了这两个青年可能造成的破坏。

  “这两个人我来解决。”服部武藏面无表情地说。

  石川正雄表示了默许。他信任服部家族传承了几百年的能力。每一个服部家族的后人,从小就必须接受严厉而残酷的家族训练。他们在肉体和精神上都达到了人类所能忍受和超越的极限,他们就是为了完成主家交付的任务而存在的。

  “报告少佐,第三侦察小组请求通话。”背着电台的通讯兵手上拿着话筒。

  石川正雄对目标动向的掌握来自他派出的侦察小组。被周青灭掉的那四个日本人,就是其中的一支侦查小组。

  石川正雄听完汇报放下话筒,语调冰冷地下令:“准备今晚行动。”

  火堆旁横七竖八躺了十几个伤员。

  那些呻吟声搅得那个带队的亲信心烦意乱。在这个时候离开大队人马太过危险,他胆战心惊地望着夜色中黑黢黢的丛林,时刻在担心着那伙日军会突然出现。

  佛祖保佑吧!他在心里念叨。这回要能平安回家,他一定上圆通寺烧香磕头,给庙里捐上几十斤香油。

  他心里一面在祈祷平安,一面又在心里咒骂日本人:

  日本人都是疯子!放着家里好好的日子不过,飘洋过海的来打仗。打中国打东南亚还不够,还疯到去打美国佬的珍珠港。他妈的在太平洋都快被美国佬打到本土了,还像条疯狗一样到处咬。疯子!

  他向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不远处唰地一响,他一下站起来拔出了枪。

  “谁!”他冲黑暗里色厉内荏地大喊了一声。

  两个护送的队员端着枪逼了过去,一会传来回话:“没人,可能是野兽。”

  他心定了点,又像是壮胆又像是警告说:“枪都上膛!听见声音就开枪,管他妈是谁!”

  就在这时候,一阵乱枪打倒了那两个队员。他先是一愣,然后回头就逃,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十几个伤员一片死寂。一圈人影渐渐从黑暗中围拢上来,穿日式军服,外套作战马甲,手拿百式冲锋枪,狼一样盯着他们的眼神。伤员们手上都没有武器。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