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十五章山村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38:19 作者:


关灯
护眼

  枪声在三人没命的奔跑中越来越远了,但一直追他们的那人还跟在身后,人体快速穿过丛林的声音如影随形。

  刘兴魁说:“你留下干掉他!”

  周青不作反应,如果在以前他会毫不犹豫地执行刘兴魁的命令,但现在他不会再为刘兴魁拼命。刘兴魁牺牲利用那些弟兄的事已经让他彻底寒心。他已经想好了,这回如果能活着回去,他不会再跟着刘兴魁干。

  “这样都跑不掉!”刘兴魁知道他已经指使不了周青。

  “要留一起留。”周青说。

  刘兴魁咬牙把气忍了。看旁边中西村跑得摇摇晃晃的样子已经到了极限,再这样跑下去中西村累也要累死。

  刘兴魁一把拉住周青一起停下,中西村跑出几步跪倒在地剧烈呕吐。

  身后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了,刘兴魁和周青的枪口指着身后的那片黑暗。

  压抑的静默,刘兴魁和周青连眨眼都要快点,不知道哪一瞬敌人就会出手。

  “飕——”的一声响,黑暗中飞来一个鸡蛋大小的弹丸。周青抬手就是一枪,命中了,弹丸瞬间爆开,强烈的曳光让周青和刘兴魁顿时丧失视觉。之前刘兴魁的一组搜索队员也曾这样中招。

  一个蒙面人同时从黑暗中直扑周青和刘兴魁。二人感觉到了,只能凭感觉开枪。但蒙面人跟随枪口转动的方向闪避得太快,转眼就到了周青面前,忍刀直掠周青咽喉。刀刃的破空声让周青本能地一闪,忍刀在他肩上溅起鲜血。周青向来人枪口一转,没等开枪已被对方扣住了扳机。蒙面人一脚踢中周青腹部,周青飞出去撞倒了想开枪的刘兴魁,二人滚作一团。

  蒙面人疾速冲上想要结果二人,连续的几发子弹射在他的身边。林子墨正向这边飞跑过来,手里手枪连射。

  林子墨跑到跟前时蒙面人已经失去踪影。林子墨一眼看清了地上的周青和刘兴魁。他是听着枪声来的,看见蒙面人就想打死他,并不是为救这两个人。这时候周青和刘兴魁已经恢复了视觉,双方同时用枪指住了对方。

  “放下枪!”

  “放下枪!”

  双方都在向对方吼叫,都想控制住现场局势。

  这时候跟在后面的岳昆仑也到了,他是强撑着才跟上了林子墨,现场的局面也由不得他不举起枪。

  现在二对二,双方谁也不肯先放下枪。这些都是枪林弹雨、尸山火海里滚出来的人,谁也不会单纯到把控制权交到对方手上。他们谁也不信任对方。

  双方吼叫更加激烈,眼看枪火一触即发。

  “都住手!”中西村的叫喊让他又一阵天旋地转,他强撑着向四人吼叫,“日军才是你们的敌人!”说完中西村就昏了过去。

  中西村醒来时是在一个草棚里。已经是白天,外面在下雨,棚顶几处都在漏水,身边四个人都还活着。

  “水……”中西村的声音近乎呻吟。

  岳昆仑把水壶凑到中西村嘴边,中西村抓住一阵猛喝。

  岳昆仑现在的脸色比中西村好不了多少。他虽然用了一些解毒的草药,但也只是暂时缓和了毒性发作。本来他和林子墨是想找村庄治伤,又遇上了昨晚的那出。

  周青靠在棚角,脸上因失血过多而显得有些苍白。他肩上的一刀挨得很重,伤口上的绷带上洇着一大块血迹。

  “上百号人只剩了两个,”林子墨讥讽说,“你们倒还有脸活着。”

  “再啰嗦我就杀了你。”周青的盒子枪斜插在腰上,虽然负了伤,但目光里那凶狠好斗的锋芒却丝毫没有减弱。

  “你要真那么带种,就不会被小鬼子弄成这幅鸟样。”林子墨继续讥讽道。

  周青伸手就去拔枪,手刚挨到枪把已经被林子墨的手枪顶住了头。就算他没有受伤,他拔枪也不会有林子墨更快。

  “开枪啊。”周青凶光灼灼地盯着林子墨。

  “要杀你这样一个臭虫太简单了。”林子墨收了枪,“真要杀你现在你已经是个死人。”

  周青并不服,看他那样子还想再来一遍。

  “够了。”刘兴魁说,“想想怎么走。”

  “走哪去?”周青把一腔愤怒转向了刘兴魁,“在没给弟兄们报仇之前,你要敢走我就干掉你!”

  “你是不是疯了?”刘兴魁说。

  周青现在的样子是有点疯狂,他说:“你走走试试?”

  “你们随意。”林子墨站了起来,“我要带我兄弟找地方治伤。你跟不跟我们走?”

  林子墨问的是中西村。没等中西村说话,刘兴魁说:“他哪也不去。”

  林子墨说:“那要问他自己。”

  刘兴魁站了起来:“我说了,他哪也不去。”

  “又一个臭虫。”林子墨说。

  周青也站了起来,相比刘兴魁他更憎恶林子墨。如果不是林子墨带走中西村,弟兄们也不会追进山,他们也不会死。

  岳昆仑虽然不愿意参与这种内斗,但他不想看见林子墨被这俩人围攻打死。他虽没站起来,注意力已经在枪上。二对二的剑拔弩张局面再次形成。

  “你们这个样子连自己都救不了。”中西村说,“看样子自杀才是我确保自己不落到日军手上的唯一办法。”

  石川正雄带人追踪到那个草棚的时候,已经人去棚空,地上一堆被土埋灭的灰烬。服部武藏摸了摸灰烬,还带着余温。

  “走了多久?”石川正雄问。

  “不会超过两个小时。”服部武藏答道,“他们有三个受了伤,走不了太远。”

  “命令全队全力追赶!”石川正雄命令道。

  岳昆仑五人并没有散掉,中西村的话起了作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只有合作才有对抗那队日军的可能。

  他们找到了一个村子。是个荒僻的小山村,只有二十来户人家,远离外面的世界,过着与世隔绝、自给自足的生活。

  村民都很淳朴,就算刘兴魁不亮出证件和手令他们也会帮助他们,这里一年到头也难遇到几回山外的人。刘兴魁一面要村民去山外报信,一面在村里找能治伤的。

  每个山村都会有替村民和牲畜看病治伤的人,这个山村也不例外。他们管那个留着短辫,清朝遗老一样的干瘦老头叫郝叔公。

  郝叔公用被掐着脖子一样的声音说:“你们是什么人?”

  带他们来的村民在他耳边大声说:“郝叔公!他们是国民政府的人!替政府当差的!”

  “不要胡说!”郝叔公用拐杖头凿那村民的脑袋,“我大清国的天下哪来什么国民政府!”

  村民捂着头叫屈:“郝叔公!早就是民国啦!大清国早就亡啦!”

  “你这个乱党余孽!”郝叔公凿得更用力了,“妖言惑众!胡说八道!”

  那村民抱着头逃出去了。岳昆仑几个也看出来了,这个叫郝叔公的老头脑子不怎么清楚。但这村里也就这么一个能看病治伤的,他们也没得选择。

  郝叔公看起来糊涂,但在治伤上却有条不紊。

  给周青止了血缝了皮,用了白药后包扎妥当;

  给中西村伤口拔了脓,清理了伤口,上药包扎,然后在身后的药柜里抓了几味药,放在屋里的药炉上煮;

  轮到岳昆仑的时候,岳昆仑发黑的伤口却让郝叔公锁起了眉头。郝叔公说:“后生,老朽行医一生,见过也解过各种毒,但你中的这毒我却是从来没见过。”

  林子墨忙问:“能治吗?”

  郝叔公问岳昆仑:“成家了吗?”

  岳昆仑摇摇头。

  郝叔公说:“没成家好,不然又要多个寡妇。”

  林子墨看着岳昆仑,岳昆仑脸上神情没什么变化。

  郝叔公说:“早点回家吧,我也只能给你暂时压住。”

  郝叔公给岳昆仑处理了伤口,拔了毒。在给岳昆仑配的药里,要用到七叶一枝花这味药,郝叔公家里没这味药。岳昆仑要自己去山里找,林子墨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