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十六章日本人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39:30 作者:


关灯
护眼

等药熬好,中西村和周青喝了药,也到了午饭时间。郝叔公招呼他们吃饭。

  连郝叔公自己,加上中西村、刘兴魁和周青,一张八仙桌就坐了他们四个。郝叔公家里规矩大,这个时候只能家长上桌陪。八碗菜,咸鱼腊肉都上了,还蒸了一只鸡。过年的排场,把他们当贵客招待。

  郝叔公拿出了酒,给刘兴魁和自己斟了一碗后对周青和中西村说:“二位伤愈期间最好是忌酒,我就不给二位倒了。”

  周青说:“倒上吧。”

  “白日放歌需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郝叔公吟完豪气说道,“那就都倒上!”

  中西村没有拒绝郝叔公的倒酒,他和周青一样有喝的理由。

  周青喝得太快,也不说话,就那样自斟自饮。快酒和闷酒都容易醉人,周青很快就醉了,趴在桌上又哭又笑。中西村一直沉默不语,他能理解周青的痛苦。

  “宏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郝叔公也喝了不少,那双昏黄的老眼变得炯炯有神,“你们都还年轻啊,等活到我这个岁数就什么都看开了。”

  刘兴魁也喝得有点多,话也跟着多起来。他乜眼看着郝叔公说:“真的看开了?”

  郝叔公重重地一放酒碗:“看开了!”

  “那你知不知道,现在是民国了。清朝已经亡了三十多年,日本人占了大半个中国,爱新觉罗溥仪当了汉奸。”

  中西村觉得刘兴魁挺混蛋的,但郝叔公似乎并没有因此被刺激到。

  “你们真以为我老糊涂了吗?”郝叔公露出神秘的笑容,“你们告诉我,你们凭什么相信一些事?”

  “凭什么?”刘兴魁指指自己的头,“凭理智。”

  “你从小到大,有多少你相信的事是通过理智告诉你的,而不是外界告诉你的?”郝叔公问。

  这下刘兴魁回答不上来了,中西村也同样在心里回答不上来。好像大部分知识都是外界告诉的,都是显而易见的公理。但这些显而易见的公理也确实存在谬误的可能,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去怀疑和探究。会这样干的人要么是哲学家要么是疯子。

  郝叔公说:“我们所以相信一些事,是因为我们选择了相信,是因为我们愿意这样相信。有些事情并不合理,但你必须相信,有些事情并不牢固,但你必须依靠。人总要有一个东西支撑自己的世界。”

  郝叔公这话说的很绕,但却像是哲人说的话。

  中西村说:“就像信仰对吗?”

  “孺子可教!”郝叔公神采飞扬地又喝下一大口酒。

  “郝叔公!”一个村民惊惶地跑进来,“日本人!来了好多日本人!”

  刘兴魁和中西村的脸色同时一变。那队日军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

  周青此时已经烂醉如泥。

  石川正雄抓住了那个出山报信的村民,逼那个村民把他们带来了村子。

  所有村民被赶到坝子里,二十几个日军围着他们,手上的冲锋枪让他们恐慌地指着他们。郝叔公在人群前单独站着,已经有人说出那几个外乡人在他家。他不怪他们,趋利避害,人性如此,而且那几个外乡人跟他们的生活也没什么关系。

  “你不用害怕。”石川正雄温和地对郝叔公说,“告诉我他们在哪,你就不会受到伤害,你们所有人也都不会受到伤害。”

  郝叔公的家已经被搜过,里里外外搜了几遍,却一无所获。

  郝叔公哼了一声,轻蔑说道:“东夷倭奴,怎么会懂得我泱泱中国把仁义看得比性命还重。”

  石川正雄眼中凶光一闪:“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不说我就杀了你。”

  郝叔公傲然答道:“圣人教诲: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石川正雄极力忍着杀死面前这老头的冲动,他指了下人群再指指自己脚前。

  两个队员马上把一个村民从人群里拉出来,推跪在石川正雄脚前。

  石川正雄抽出了武士刀,锋利的刀刃搁上了地上村民的后脖。

  那个村民吓坏了,大声向郝叔公哀求:“叔公!全村都是你的子侄晚辈,您不能看着全村人因为几个外乡人都被杀了啊!”

  “住嘴!”郝叔公厉声训斥道,“那几个外乡人做的是保卫国家的大事,我们保护他们也是做了我们能为国家做的事。”

  “你们保住自己的命才是现实和明智的做法。”石川正雄说,“中国不会因为你们选择生存就灭亡,也不会因为你们选择牺牲就不会灭亡。”

  “荒谬!”郝叔公慨然驳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中华民族能延绵不息五千年至今而不断绝,就是因为有无数的志士为了国家人民牺牲自己。要是人人都自私自利,不要说中国,人类也总有一天会灭亡!”

  “我尊敬你这样的中国人,可惜的是像你这样的中国人太少了。”石川正雄说,“我所看见的,大部分都是自私自利的支那猪,眼里只有私利没有集体利益。所以你们这个民族是劣等民族,没有资格占用地球宝贵的资源生存下去。”

  石川正雄双手握住了刀把。

  那村民向郝叔公哭喊:“叔公救救我们啊!您不能让郝家绝后啊!”

  郝叔公闭上了眼:“郝家世代书香耕读,列祖列宗在天有灵,不会责怪以郝家断绝来成全国家民族的大义。”

  石川正雄举起了刀,村民们发出了尖叫哭喊。

  “住手!”

  石川正雄看过去,中西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中西村来到石川正雄面前,用日语对石川正雄说道:“现在你可以放过他们了,你的目的达到了。”

  石川正雄虽然只是在照片上见过中西村,但他可以确定面前这人就是他。他还清晰记得出发前师团长的亲自嘱咐:无论如何也要把中西村活着带回去,中西村对挖出那些潜藏在日军和日本政府高层里的共党间谍意义重大。

  石川正雄一边打量,一边围着中西村慢慢走了一圈。

  中西村是他一直很讨厌的日本左翼知识分子类型。这些人宣扬的自由、民权、思想解放等一系列主张,都只会损害大和民族的团结和战斗意志。

  石川正雄问中西村:“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祖国,帮助支那人来反对自己的同胞。就因为可笑的共产主义信仰吗?”

  中西村说:“军国主义才是可笑的。我反对的不是日本和同胞,我反对的是日本的军国主义分子,以及你们发起的这场战争。”

  “这场战争有利于日本和日本人民。”

  “你们是为了满足你们自己的狭隘私欲,日本人民并不需要这场战争。而且这场战争也达不到你们的目的,它的结果一定是国内经济的崩溃和彻底的战败。”

  石川正雄说:“你们这些爱玩语言游戏的知识分子果然很可恨,但愿你在面对特高课的严厉拷问时也能如此巧言善辩。”

  中西村说:“我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中西村突然拔出一把匕首刺向自己的心脏。中西村决定出来时就已经想好了,他要在石川正雄面前自杀。这样石川正雄才会死心离开,他才能救这些村民和岳昆仑他们。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彻底守住那些地下战友名字的秘密。

  中西村已存必死之心,但事情的发展却不在他的预料之内。一直在石川正雄身旁的服部武藏突然出手,一根流星镖缠住了中西村手中的匕首。中西村还想往心口用力,服部武藏一拉一带,流星镖绑住了中西村。

  石川正雄对中西村讥讽道:“你倒没有背叛大和民族男人的血性。”

  中西村说:“你就算把我带回去,也改变不了日本将要战败的历史。”

  石川正雄不再理中西村,他向服部武藏下令:“杀光这些支那人。”

  中西村发出了愤怒的吼叫:“你已经达到了你的目的!为什么还要杀死这些无辜的人!”

  服部武藏没有动,只是看着石川正雄。

  石川正雄说:“你没听见我的话吗?”

  “他们是平民。”服部武藏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