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十七章选择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40:32 作者:


关灯
护眼

“我有眼睛。”

  “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们?”服部武藏问。

  石川正雄感到恼怒。服部武藏居然在质疑他的命令,这在石川家的家法中是不被允许的,也是他与服部武藏一起长大的过程中从没有发生过的。

  石川正雄说:“你只需要执行。”

  “我想知道原因。”

  服部武藏第一次向石川正雄显示出他的个性和内心真正的想法。他从小都在忠诚地向整个石川家族守着一个家臣该守的规矩,服部武藏似乎已经忽略了他是个人而不是工具的事实。

  石川正雄回答了他,他对服部武藏说:“因为他们是支那猪,这个原因就已经足够。”

  “他们是人。”服部武藏说。

  “够了!”石川正雄终于爆发了,他指着一众村民直接向队员下令,“杀死他们,一个不留!”

  在冲锋枪密集的扫射中,中西村痛苦地闭上了眼。他为这些村民被屠杀而痛苦,也为日本向中国犯下的罪行而痛苦,这罪行不可饶恕。

  “畜生!你们这些畜生!”郝叔公在中枪时还在大声咒骂,“你们都会遭到报应的!”

  服部武藏看着面前血肉横飞的屠杀。他从小就在训练中被严厉告诫:绝不能允许回避杀戮!绝不能因为对任务目标的同情而软弱!他想这一切的意义到底在哪?服部家的后人就是为了训练来充当石川家的杀人工具吗?服部家几代人所恪守的,为石川家尽忠的信念真的是符合道德的吗?

  石川正雄自言自语:“可笑的儒家道德伦理,可笑的佛教因果思想,都是拿来愚弄笨蛋的工具。”

  服部武藏闭上了眼。如果儒家的道德伦理是可以被石川正雄嘲弄和践踏的,那服部家向石川家尽忠的传统也是不值得遵循和恪守的。服部家的长者晚年都必须离家住进寺庙充当劳役,为的是替服部家犯下的杀孽忏悔赎罪。既然明知是错的,为什么还要去做?而且一代代做下去。

  服部武藏从小就被灌输的信念动摇了,这动摇是痛苦的。

  确定日军是真的离开了,刘兴魁这才移开豆秸,从一个土窑里钻出来,接着把周青也拖了出来。周青还在因酒醉昏睡。

  土窑在村后的山坡上。坝子上发生的一幕刘兴魁从始至终都在看着,中西村现身后日军屠村在他意料之中。刘兴魁在周青身边坐下点了支烟。中西村还是丢了,他要想清楚下一步怎么办。

  一支烟还没抽完周青醒了。他茫然地四下看看,问:“怎么在这?”

  刘兴魁没吱声。

  周青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人哪?”

  刘兴魁向坝子方向歪下头:“自己看。”

  周青僵住了,坝子上一地的尸体。不用刘兴魁说,他马上就明白了在他喝醉后到醒来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刘兴魁说:“就这样吧,一会就回去。”

  刘兴魁放弃了。丢了中西村顶多毁了前程,他还可以换个地方从新来过。但如果死在这里,就什么都完了。

  周青说:“你自己走。”

  “什么意思?”

  周青进土窑拿了他的98K,出来后背上枪自顾自往村里去了。

  刘兴魁说:“任务没完成总比命留在这好。”

  周青一下站住回转了身:“什么鸟任务!你以为我还在乎任务?”

  “难道你是想替那些乡下人报仇?就凭你一个人?”刘兴魁的语气里带了嘲讽。

  “对你这样的人来说,确实是理解不了。”周青说完转身走了,对刘兴魁的鄙视和厌恶已经让他不想再跟他多说一个字。

  刘兴魁看了周青的背影一会,终于还是转身离开。

  周青找到了郝叔公的尸体,他胸口一排枪眼,两眼怒睁着。

  周青想把郝叔公抱起来。他刚一伏身,一发子弹贴着脊背掠了过去。紧跟着一声枪响,一棵树上摔下一个日军。周青没敢停顿,顺势翻滚,两发子弹追射在他身后。又是两声枪响,隐藏在一处屋脊和一个阁楼里的两个日军分别被爆头。

  这组狙击手是石川正雄悄悄留下,想结果岳昆仑几个的。他猜测他们还会在村里出现。

  岳昆仑和林子墨听到枪声赶回村子时,石川正雄已经带人离开。岳昆仑本能地感觉到村子里潜伏了狙击手,没有理由,就是这么多年狙击战形成的直觉。他和林子墨没有直接进村,隐藏在后山的一丛灌木里观察等待。直到周青进村,也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周青对岳昆仑说:“我欠你一条命。”

  岳昆仑没说什么,把郝叔公眼睛阖上,又把他抱进棺材里。棺材没有上漆,是在郝叔公家里找到的。那是郝叔公给自己准备的寿材,岳昆仑替他完成了死后的心愿。

  岳昆仑在坟前给郝叔公立了一块木牌,他也不知道郝叔公叫什么,就写了郝叔公之墓。岳昆仑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埋人立碑了,被他埋的人几乎都死于这场战争。

  岳昆仑在坟前磕了三个头。他心中无比内疚,如果不是他们的突然闯入,郝叔公和这一村子的人就不会被日军杀死。其他的村民被他们集中埋在一个大坑里,死的人太多,他们没时间给每个人都挖一个坑。

  岳昆仑站起来,说:“走吧。”

  林子墨问:“去哪?”

  岳昆仑说:“去找他们。”

  周青和林子墨当然明白,岳昆仑说的“他们”指的是谁。岳昆仑要找那队日军报仇。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他们就三个人,两个还受了伤。岳昆仑虽然一直强撑着不说,可林子墨看出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妙。林子墨想说点什么却还是没说,岳昆仑这样的朋友值得舍命去陪,尽管他知道结果凶多吉少。

  毕竟是在这片大山里长大的,刘兴魁一个人走非但没有迷路,还找到了一条出山的近路。虽然失去了马,他估计以这个速度,两天后就能够出山。

  回去后要怎么交代?

  刘兴魁一路都在想这个问题。

  遭遇了共党营救小组和日军行动队,力战不退,就只剩了他一个。就这样说。至于周青,十有八九会死在这里,他也是自己找死……

  刘兴魁正想着,附近树丛唰地一响。

  “谁!”刘兴魁出枪很快,出声的同时,枪口已指向那处树丛。

  “我,是我啊大队!”树丛里站起来一人。居然是他的那个亲信,他居然也从那座山神庙里逃脱了,只是看上去已经有点人鬼不分。

  这个时候能找到同伴,刘兴魁虽然面上没表现出来,但心里总是有几分触动。那个亲信则一直在抽泣。

  “行了。”刘兴魁有些不耐烦。

  亲信勉强止住了哭,问:“周队哪?”

  亲信问的是周青。

  “不知道。”刘兴魁说。

  看刘兴魁阴沉的脸色,亲信没敢再问下去。能找到刘兴魁就已经很不错了。

  昏暝的暮色中,能依稀看见山林里的几顶帐篷和听见简单的日语交流。

  “慢慢退回去。”刘兴魁低声说,“不想死就别弄出声。”

  刘兴魁没想到又遇见了这队日军,这队日军就像是他一个无法摆脱的诅咒。他没有一点想动手的想法,哪怕他知道中西村就在那些帐篷里。跟任务比起来,他的命显然更重要。至于为郝叔公和那一村子人报仇,他就更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是战争,谁死了都要报仇,报的过来吗?

  他只想不惊动这队日军,悄无声息地离开,离这队日军越远越好。

  刘兴魁匍匐着慢慢往后退,他能听见亲信浑身哆嗦和牙齿打颤的声音。这人已经被这队日军吓破了胆。刘兴魁后悔再次带上他,他非但帮不上忙,还是个累赘。

  等离开后就甩了他。刘兴魁这样想。

  但已经晚了,亲信带起了一串清脆的铃声。在这样寂静的山林里,这铃声显得格外具有穿透力。刘兴魁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这是日军布在营地周围,用于警戒的铃铛!

  刘兴魁冲起来就逃。

  那个亲信已经恐惧到跑都跑得跌跌撞撞,一面在发出凄厉的哀求:“大队!带上我呀头!我不想死啊大队——”

  如果不是要赶着逃命,刘兴魁会回去亲手杀了他。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