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十八章绝路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41:36 作者:


关灯
护眼

枝叶鞭子一样抽在身上脸上,子弹不停追射在脚边身边。刘兴魁已经跑疯了,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了破布。

  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在等他回去……昆明就算呆不下去,老家还有一所大宅和上千亩田地,大不了回去当地主……只要命还在,他怎么都有路走。所以他不会跟日本人拼命,他要跑,拼了命的跑,哪怕肺已经像要炸开,眼前已经一阵阵的发黑。

  腿上突然像被砸了一锤,子弹的冲力一下把刘兴魁撞翻。

  刘兴魁在地上打了个滚又爬了起来。子弹射穿了他的左腿。

  “操你们妈的小日本!”刘兴魁骂了一句,瘸着腿还在弹跳着往前跑,身后一路血迹。

  刘兴魁这样没能坚持多久。又一发子弹从背后射中了他,他扑倒了,不动了。

  几名日军追了上来,围住了地上的刘兴魁。

  刘兴魁已经没有一点活着的迹象,几名日军枪口对着他。一名日军用脚把他的身体翻过来,面前枪火一闪,刘兴魁一枪打爆了他的头。

  一枪打在刘兴魁的手上,刘兴魁手上的枪落了地。紧跟着一只短靴踏住了刘兴魁那只手,用力地一碾,刘兴魁控制不住地发出了惨叫。

  “八格!”那个日军愤怒地骂道,脚在用力使劲。

  刘兴魁持续惨叫的同时,另一手一抬,袖中的袖珍手枪滑出,紧跟着一声枪响,那名日军一只眼炸开了一个血洞。

  几支枪同时响了,刘兴魁一阵抖动,被打成了血筛子。

  望着树冠间的夜空,刘兴魁看见了很多的脸,牺牲在禹王庄阵地那些弟兄们的脸。

  有什么脸去见他们……

  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时跟弟兄们一起拼死在那……

  “操你们妈的小日本……”刘兴魁嘟囔了一句,眼睛还睁着,已经没有了光。

  峡谷里一队日军正策马疾驰,是石川正雄和他的行动队。他正带队赶往接应点,出了这道峡谷就到了。在那里会有人负责把他们送往日占区,撤退线路来之前就已经打通。

  这时候这支行动队已经减员一大半。一路上岳昆仑、林子墨和周青在后面紧咬着他们,一口一口的咬,咬一口就跑。在他们持续的偷袭纠缠中,石川正雄已经没有了最初要杀光他们的信心。这三个对手很难缠,有两杆狙击枪两个狙击手,其中一个的枪法远远超过一般的狙击手。为不被选为狙杀目标,他甚至去掉了身上的军衔标志。他现在只想保证把中西村带回去。

  突然的一声枪响震荡在峡谷,然后是子弹穿透空气的风切声。

  又来了!

  石川正雄在心里读数,念到四的时候噗一声钝响,队伍最前的一个队员脑袋爆出了一蓬血雾,跟着栽下了马背。

  子弹形成的风切声,每数一个数字就是一百米的距离。石川数到了四,也就是四百米的距离精准命中快速移动的目标,而且打的是头部。石川正雄清楚这代表什么高度。

  枪声来自峡谷左侧的山崖上。这个地形对他们很不利,要组织反击必然还要付出重大的伤亡代价,他想带队尽快冲出这段峡谷。

  也就是石川正雄心念一转的时间,右侧的崖上也响了一枪。又一名队员中枪栽下了马。

  在冲出峡谷之前,两名狙击手可能造成的伤亡是石川正雄不能承受的,他必须要组织反击。他向服部武藏作了个手势,队伍马上分成了两队,石川正雄和服部武藏各带一队回头向峡谷背面迂回。

  在两队迂回的日军消失在射界之前,岳昆仑又开了三枪。一枪打中目标胸部,一枪打在目标腿上,最后一枪脱靶。林子墨知道岳昆仑出问题了,这不是他的正常水准。

  射界里已经看不见日军,岳昆仑还是趴着没动。他眼前全是重影,伴随着一阵阵的发黑和晕眩。这一路上他一直硬撑到了现在,他体内的毒性彻底发作了。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哪怕再晚十几分钟也好。

  林子墨把岳昆仑拉起来,用力拍拍他的脸:“清醒点!鬼子马上上来了,快走!”

  “你走吧。”岳昆仑想拉栓上膛,但他的右臂绵软无力,手两次都从枪栓上滑了下来。

  “扯什么蛋!”林子墨拉着岳昆仑就跑。

  山路上林子墨拉着岳昆仑在飞跑。岳昆仑脚步发飘,终于一个踉跄摔倒了。

  林子墨把岳昆仑拉起来。岳昆仑眼眶周围的血管都显出了黑色,眼睛布满血丝。

  “你自己走吧,别管我了。”岳昆仑想推开林子墨,但他连这个力气都没有。

  林子墨看一眼山下,已经能看到几个日军正包抄上来,日军的呼应叫喊声也能听见了。林子墨二话不说把岳昆仑扛上了肩继续跑。

  “这样你也走不掉。”岳昆仑声音虚弱。

  林子墨说:“走得掉走不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丢下你自己逃了,我下半辈子也别想活安生了。”

  岳昆仑说:“咱们的交情不算深,犯不着为我送命。郝叔公也说我治不了了,为一个要死的人搭上你一条命,太亏了。”

  林子墨说:“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岳昆仑苦笑,笑出了声。

  林子墨说:“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笑。”

  岳昆仑说:“我这辈子也不亏,遇见了很多像你这样的兄弟。可惜没时间做兄弟了。”

  林子墨说:“谁知道,阎王不让你死你怎么也死不了。”

  岳昆仑说:“放下我吧,别让我欠着你一条命死,没机会还了。”

  “别废话。”林子墨说,“他妈的没路了!”

  二人面前是一道断崖,崖底一条激流翻滚的大河。

  林子墨把岳昆仑放了下来,摸出烟盒给自己点了支烟。走到了绝路林子墨反倒坦然了,能拼几个是几个吧。

  服部武藏带着仅剩的两个队员站到林子墨和岳昆仑面前的时候,林子墨已经打光了所有的子弹。林子墨觉得自己也不亏了,死前拉了这么多小鬼子垫背。

  服部武藏阻止了两个想向林子墨和岳昆仑开枪的队员,他用生硬的汉语对林子墨说:“你们是我到中国以来,遇见的最值得尊敬的对手。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

  林子墨说:“你想怎么比?”

  “用刀。如果你能赢我,我会给他解药,并放你们离开。”

  “你就是那个忍者?”

  服部武藏没回答林子墨的问题,他继续刚才的话:“如果你输了,我就杀死你们。”

  “可以。”林子墨答应得很爽快,这时候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但鉴于日本人在中国一向不讲信用,所以你要先给解药。”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可以选择不比。”

  服部武藏想了一下,拿出一个蜡丸抛给林子墨。林子墨接住了。

  服部武藏说:“你输了他一样要死。”

  林子墨捏破蜡丸,俯身把里面一粒乌黑的药丸塞进岳昆仑嘴里,一面轻声在岳昆仑耳边说:“看着不对就跳下去,也许还能活。”

  服部武藏抛给林子墨一把武士刀,林子墨接住往地上一插,脱掉了外套又拔起了刀。

  服部武藏单手执刀做了个起手式:“准备好就请进攻吧。”

  林子墨挽个刀花,大吼一声冲向了服部武藏。

  岳昆仑靠在石头上静静看着眼前的决斗。

  林子墨进攻凌厉,服部武藏处于防守,看着像是林子墨占了主动和上风,但岳昆仑知道这是暂时的。面前这个日本人用刀完全不同于他见过的所有日本人。他的刀比正常的武士刀短,又比武士短刀长,攻守兼并。岳昆仑不知道那叫忍刀。而且对方每一次挥刀动作都极尽简洁务实、追求实效。他暂时没有反击只是想了解林子墨的刀法,也就是说,真正占据主动的是他。

  林子墨的攻势终于衰竭。服部武藏开始反击,每一刀都目的明确,直奔林子墨要害,没有任何取巧和花活。

  一轮下来,林子墨身上几处挂了彩。但林子墨还在拼命还击,甚至放弃了防守,招招都奔着同归于尽去。这是一场只能战斗到死的决斗。

  服部武藏觉得是时候结束这场决斗了,他已经给了对手足够的尊重。在林子墨再一次挥刀劈向他时,服部武藏的忍刀一架,同时一粘一转。刺耳的金属绞动声中,林子墨手中的武士刀被挑飞。服部武藏一脚踢在林子墨胸口,林子墨被踢翻出去,摔在了岳昆仑的身旁。

  “你输了。”服部武藏说。他面无表情地走向林子墨,右手与地面成斜角的忍刀闪动着锋寒。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