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十九章女人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42:38 作者:


关灯
护眼

林子墨倒向服部武藏笑了,他突然挟住岳昆仑冲出了断崖。

  这是目前他们能活下来的唯一可能,林子墨别无选择。

  看着岳昆仑和林子墨跃下了断崖,服部武藏心中反而感到了一丝轻松。但愿这两个让他尊敬的中国人能够幸存。服部武藏这样想。

  他转头望向峡谷方向。石川正雄带领的那一队应该也与周青分出了胜负,那也是个值得他尊敬的中国人。

  他想日本向中国发起战争是不明智的。中国虽然从唐朝以来开始不受日本尊敬,但没有一次外来侵略与占领能真正战胜这个爱好和平的民族。这个民族总是能在面临危亡之际,爆发出深藏在民族血脉中沉睡的力量。这种力量完全不同于日本穷兵黩武的好战,而是一种更为广博深沉的力量。就像他在岳昆仑身上看到的力量一样,而岳昆仑不过是千千万万中国人中的一个。

  说起来服部家族的祖先也是中国人,从中国古代的吴国迁居到了日本。自己也是中国的子孙,想起来真是有点自豪啊。但愿这场战争能快点结束吧,即使是日本战败。服部武藏这样想。

  眼前是刺眼的光晕,那光晕又幻化成一张张叠加的脸——段剑锋,大刀,田永贵,宝七,老卡,青狼,剃头佬,爷爷,里面还有藤原山郎和藤原冷野……

  都是死去的人……

  那些脸围绕着他,都在叫他。

  段剑锋说:“岳昆仑。”

  大刀说:“岳昆仑。”

  田永贵说:“岳昆仑。”

  宝七说:“岳昆仑。”

  老卡说:“岳昆仑。”

  青狼说:“岳昆仑。”

  剃头佬骂:“港都!”

  爷爷说:“娃呀……”

  藤原山郎临死前的眼神……

  藤原冷野那双摸索的手……

  岳昆仑喃喃地说:“对不起……

  兄弟们在说:”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岳昆仑说:”我想你们,我撑不住了,我想睡了……“

  段剑锋说:”岳昆仑!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睡!“

  岳昆仑说:”你们都死了,我杀了那么多的人,我也没有家了,我累了……“

  老卡说:”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为了更多的中国人不失去家庭,你必须战斗下去!“

  河滩上岳昆仑突然一个激灵翻身而起,抓住了面前的一人。那是个小孩,六、七岁模样,肮脏的脸,忧郁敏感的眼睛,短发,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却那么好看。

  孩子受到了惊吓,手中的篮子掉到地上,滚出一些田螺和小鱼小虾。

  岳昆仑向孩子露出了笑,身子直直地往前栽倒。

  伤口在被触碰和清洗……刀割开皮肉的嘶嘶声……刀足够快,痛感并不尖锐,只是钝重。不像来自自己的身体,像从很远的地方飘来……针线刺穿皮肉,伤口的皮肤在被牵扯变紧……

  铺天盖地的暴雨声……棕榈叶编的破旧屋顶,几处在漏水,水流成了线,该修了……

  细雨沙沙地打在屋顶……烧草木的味道,是爷爷在做饭……雨天柴湿,烧了烟大,可怎么没听见爷爷咳嗽……爷爷已经死了……屋顶还在漏水,一滴一滴落进盆里,这是在哪……

  有人在喂他吃粥……温温的……胃里很舒服……身体暖和了……

  雨停了,鸟在叫,远处有头野猪在拱地,一群猪崽跟着,现在还不能打……屋里有人走动,脚步很轻。

  ”爷爷……“岳昆仑轻声喊。那脚步声停了。

  岳昆仑慢慢睁开眼。一缕阳光漏过屋顶的明瓦,光线里无数漂浮的微尘。

  我在哪……

  岳昆仑又静静地躺了一会,将那些混乱倒错的记忆一点点整理归位拉回现实。

  那轻轻的脚步又开始移动,移动到岳昆仑头边才停住。

  一个碗轻轻放在床头的柜上,碗上面被小心地搁上了一双筷子。那细碎的声响与食物的味道,让岳昆仑感觉温暖,那是家的感觉。

  岳昆仑微微偏转头,又看见那张孩子的脸,忧郁敏感的眼睛,那双眼睛正注视着他。

  看见岳昆仑转过头来孩子吃了一惊。岳昆仑微笑,孩子转身飞快跑出去了。

  岳昆仑想坐起来,身体才一动就牵扯起伤口剧烈的痛感。岳昆仑又放松身体,他发现自己上身赤裸着,受伤的手臂上包着洁白的绷带,身上好几处也贴着纱布。岳昆仑打量四周,简陋苦寒的农家,却收拾得异常整洁干净。

  是个有女人的家。岳昆仑这样想。

  一个女人从门外走进来。身形匀称、面容苍白清丽,一看就是那孩子的母亲,孩子很像她。

  岳昆仑忍着痛坐起来。

  女人走到床边,拿起桌上的碗坐到床沿,身体挨到了岳昆仑。岳昆仑有些脸红,女人却不管他,勺一勺粥放到他的嘴边。

  岳昆仑迟疑着不知该不该张嘴。这是他以往生命中从未有过的体验,除了小时候和母亲,他未被其他女人这样照料过。女人看着岳昆仑,神情清冷,勺子执拗地放在岳昆仑嘴边。

  岳昆仑问:”我躺了多久……“

  女人把勺子塞进岳昆仑的嘴里,岳昆仑只能吞下去,然后是第二勺,第三勺……

  热粥顺着食道进到胃里,略微的痛楚,却是一种释放与充实的抚慰。胃太虚弱,身体也太虚弱。胃的记忆唤起了大脑的记忆。岳昆仑记起了一些,昏迷中有数次这样的体验,这个女人已经这样喂过他很多次,他少说躺了几天。

  一碗粥很快喂完。女人替他擦了嘴,又替他捻好被子,拿了空碗出去了。门没有关,孩子的脸从门后探出来。岳昆仑微笑,他喜欢看孩子,孩子的脸又消失了。

  女人回来时手里提了个尿壶。岳昆仑一下绷紧了,这几天是怎么解决的!他不能再往下想。

  正如岳昆仑担心的那样,女人揭开岳昆仑腿那端的被子。

  岳昆仑忙说:”我自己来!“

  女人停住,看一眼岳昆仑涨红的脸,放下尿壶转身出去了,一会又走回来带上了门。岳昆仑终于松一口气,可接下来的事情并不让他轻松。

  岳昆仑终于尿完,额上已经沁满汗珠。伤口可能又开了,绷带和纱布都渗出了血。但他宁愿选择这样。

  女人再进来的时候岳昆仑已经不敢看她,听着她拿了尿壶出门,在外面倒了,又打了水洗。

  女人进来把尿壶放在他手边床下。看见岳昆仑伤口在渗血,女人到柜里拿了白布,熟练地撕成条状,然后到床边解开了岳昆仑身上的绷带。

  臂上本已缝合的伤口裂开了。女人倒杯白酒,也不管岳昆仑是不是受得了,半杯倒上伤口半杯倒在碗里。碗里的酒点了,针在上面烧了烧,女人俯近岳昆仑的身体。

  针线每在皮肉上刺穿过一次,就是一次刺痛,可岳昆仑的注意力很难集中在这。他赤裸的上身感受到女人的发梢与气息。他努力不去注意,可这由不得他,他紧张得浑身紧绷。

  针感觉到了阻力,女人说:”放松。“

  岳昆仑尽量让自己放松,可他越想克制身体就越紧绷。女人没再说什么,完成了后面的步骤。

  女人帮岳昆仑躺下,把换下的绷带用盆装了。

  岳昆仑说:”谢谢。“

  女人没理他,端着盆出去了。岳昆仑有些后悔说谢谢,这恩不能说谢。

  岳昆仑再醒来时已是晚上。月光漏过屋顶的明瓦投在墙角,孩子抱着膝盖坐在墙角的月光里。

  岳昆仑在黑暗中安静地看着那个安静的孩子。隔壁有个男人在粗重地喘息,伴随着身体之间有节奏的撞击声。岳昆仑知道那代表什么,孩子或许也知道。

  声音响了很久,岳昆仑始终没有听见那个女人出声,一声也没有。

  终于结束了,穿衣服的声音,点纸钞的声音。

  女人说:”不收纸的。“

  男人说:”就这个。“

  抽刀的声音。

  男人说:”你敢。“

  女人说:”你不给试试。“

  静了一会,一把铜板落地弹跳滚动。

  男人走了。女人一个一个寻捡铜板,有一个也许滚进了床底,女人用东西拨出来。

  女人在洗澡,洗得很用力,已经打了几次井水。

  孩子突然说:”她会洗很久。“

  是女孩的声音,孩子是个女孩。

  岳昆仑说:”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孩子说:”你呼吸变了。“

  孩子的敏感和观察力让岳昆仑有点意外。

  孩子说:”我叫珠珠,你叫什么?“

  ”岳昆仑。“

  ”你是兵还是强盗?“

  ”算是兵吧……“

  ”国民党的兵还是共产党的兵?还是帮日本人的兵?“

  岳昆仑沉默了一会,问:”谁告诉你这些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都不是。“

  ”可你刚才告诉我你是兵。“

  岳昆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等了一会,珠珠换了个问题:”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岳昆仑说:”好人和坏人怎么分?“

  珠珠想一下说:”你杀过人对吗?“

  ”……杀过。“

  ”那你是坏人。“

  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珠珠。“

  珠珠爬起来说:”我要去睡了。你睡吧,她说你要多休息。“

  那晚岳昆仑并没有睡好。他在想珠珠说的话,想那个女人是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到这样的地步。而且那个女人说梦话,在梦中啜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