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二十四章遭遇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52:51 作者:


关灯
护眼

 这时候离大门已经不远,几名闻声出来的警卫被一阵乱枪射倒。岳昆仑和跳刀被裹挟在人群中冲到大门处,这时候发现出问题了。大门紧闭,那一板钥匙里没大门钥匙!

  人在大门前挤成一团,成了几处岗楼的活靶。人堆里不断有人中弹,众人还击无济于事。岳昆仑一枪不发。哪有手枪打岗楼的,除了吸引火力向自己招呼别无他用。他拽着跳刀离开了大门。

  “赶紧找!”常半吨急得大吼。一堆人把朴中民护在中间,不是他们挡子弹朴中民也许已经中弹。

  翻完那几具警卫尸首都傻眼了,还是没大门钥匙!

  这时候常半吨杀吴良义全家的心都有。这次越狱是跟吴良义计划好的,吴良义不止收了他自己那份,还收了由他收买其他人的那份,总共两百两黄金。目前这样子摆明了是要吞贿杀人。常半吨见过既贪又黑的,但还没见过象吴良义这么黑到家的。岗楼上在不断开枪,再有一会都要死在这里。常半吨正绝望,大门外传来强劲的引擎轰鸣声。常半吨反应过来了,向自己人大吼:“退后!离开大门!”

  一伙人裹着朴中民刚离开大门,大门发出一声猛烈的巨响轰然迸裂飞出,一辆道奇卡车撞了进来,车后厢上一台车载机枪打得岗楼上火花四溅。

  “上车!”常半吨大叫。

  众人纷纷往车上爬,常半吨一伙连打带踹占据了车厢,跳刀也想上被岳昆仑拖住。还有人想上,车已经急速倒出,好在大门已经开了。

  吴良义看着那辆卡车消失在黑夜中,四散奔逃的人也逐渐消失在黑夜中。吴良义拿起手摇电话:“接六十军!”

  吴良义在要当地驻军参与协捕,黄金他吞了,人他一个也不想活着放过。

  枪一直在后面追着响,火红的弹道不时从耳边尖啸而过,身边的人跑着跑着突然就一头栽倒,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天亮时岳昆仑和跳刀发现就剩了他俩,其他人不是中弹就是跑散了。

  跳刀问岳昆仑:“你往哪走?”

  岳昆仑说:“西南。”

  跳刀问:“西南是哪?”

  岳昆仑说:“我回去。”

  岳昆仑说的回去是回去找珠珠和彭英。

  跳刀说:“哦,那我走了。”

  岳昆仑问:“你去哪?”

  跳刀已经走出几步,向后挥挥手:“上海,有缘再会!”

  岳昆仑站在原地没动。跳刀走出去一段果然转头回来了:“上海往哪个方向?”

  岳昆仑说:“东南。”

  跳刀挠挠头:“东南是哪边?”

  一个连方向都分不清的人,别说摆脱追捕,走出这片大山都困难。

  岳昆仑说:“我送你上车。”

  剃头佬已经短命了,他不想看见他的弟弟也短命。

  临近中午的时候,岳昆仑和跳刀又看见了那辆道奇卡车——侧翻在路边冒着黑烟,车身上密密麻麻的弹痕。车边十几具犯人死尸,一看就是没多久前刚经历激烈交火。跳刀暗自庆幸没上那辆卡车。

  黄昏时二人遇见了一幢民房,也再次遭遇了常半吨一伙人。

  当时常半吨正在杀人。岳昆仑和跳刀在山上,常半吨和几个同伙站在屋后的院里,面前跪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女人怀里护着一个跟珠珠差不多大的孩子。常半吨对着男人的脑袋开了一枪,男人声都没出就扑倒了,女人的爆发出的哭喊声锥心刺骨。常半吨两个手下上去抢女人手里的孩子,女人死不撒手。常半吨上去劈头一下,女人昏倒在地。孩子哭,常半吨扬手把孩子抛进了院后的石涧里。孩子的哭声一下没了,岳昆仑的心脏像被一只手猛然一捏。常半吨扛着女人进了屋。

  岳昆仑在涧里找到孩子的时候,孩子的瞳孔正在慢慢放大。岳昆仑抱起孩子,孩子说:“妈妈……”岳昆仑轻轻拭去孩子脸上的泪珠。孩子像是轻叹了一口气,而后眼神就空洞了。岳昆仑的手抚过孩子的脸,孩子的眼闭上了。

  跳刀说:“一定要管这闲事?”

  岳昆仑正在检查枪,抬头看跳刀一眼。

  跳刀讪讪地说:“我就是觉得为个不认识的人……犯不着。”

  岳昆仑说:“在这等。一会我要出不来,你自己走。”

  “我走个鸟啊!”跳刀骂,“我又不认识路。”

  岳昆仑自己走了。

  跳刀看了岳昆仑背影一会,骂了一句:“妈的!”终于还是追了上去。

  岳昆仑问:“会用枪吗?”

  跳刀说:“要换个人敢这样问我,我就打他。”

  一屋子人都在等,里屋动作激烈,更刺激得外面一群狼两眼放光。在牢里大半年关下来,看见头母猪都能硬。常半吨在里屋折腾的时间已经不短,可看这意思他们还得且等一阵。屋里十几个成年男人,都是想女人想疯了的主,这一轮要轮下来,女人不死也得残。

  朴中民在另一间屋里坐着,两脚搁在桌上,唇上叼支烟,正神情飘渺地想些什么。

  此时的朴中民,已很难跟之前那个“傻子”朴中民联系起来。现在他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这是一个生杀予夺的人,能离远点最好离远点,别让他找上你。

  朴中民手边是一台无线电收发机,跟那辆营救他的道奇卡车一起来的。朴中民看下表,他觉得人差不多该到了。

  外屋的一群雄性动物那点耐性终于消耗殆尽。两个人因为一点口角大打出手,一帮人拍桌打凳、鼓噪叫好,大肆发泄心中的欲望和不满。屋里正像开了锅,门突然开了,十几个人望过去。俩人并肩走进来,手里匣枪侧举正对他们。是岳昆仑和跳刀,直接从大门杀进来了!

  跳刀喜欢密集火力杀伤,痛快!匣枪就是盒子枪也称快慢机,拨到快的位置就跟冲锋枪一样是连发。但这枪射击的时候枪口会上下跳动,算是个缺点。中国人把这枪的短处化为长处,用侧举姿势开枪。这样枪口的上下跳动就变成了左右摆动,反倒加大了杀伤范围。

  跳刀将扳机一扣到底,二十发子弹呈扇形横扫出去。十几个人扎在屋里,结果可想而知。岳昆仑单点补漏,但开枪很快,既快又准。岳昆仑没再留情,一枪一个全中要害,掏枪的先死,这些人死不足惜。岳昆仑补漏的间歇跳刀换上了第二个弹匣,这回是单点,能让他打的目标已经不多。一屋子血光飞溅。

  也就转眼的事,刚才还龙精虎猛的十几个人,转瞬变了死人。岳昆仑静静地站着,溅在墙上的血浆正缓缓淌下。跳刀一直认为自己是能杀人的人,但有刚才那么一出和现在岳昆仑的样子,他才知道什么才是能杀人的人。

  岳昆仑闯进里间的时候常半吨已经逃了,后窗大开,女人胸口插着一把刀。女人看着他,嘴唇翕动,岳昆仑俯下去。女人说:“孩子……”岳昆仑说:“孩子没事。”女人把肺里最后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眼也跟着慢慢闭上。去搜另一间屋的跳刀在门口敲敲门框,岳昆仑望过去。

  岳昆仑看着那台无线电收发机和地上的几个烟头,心头闪过这样几个画面——朴中民疯子般跑步、常半吨替朴中民出头、越狱时把朴中民保护在中间、突然出现的道奇卡车和车载机枪。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跳刀说:“没看见人,进来前就跑了。”

  岳昆仑说:“走吧。”

  就这时候一阵机枪子弹横扫过板壁,岳昆仑一把拽住跳刀卧倒。机枪子弹来回扫射,从前屋扫往后屋,打得屋里一片狼藉。这机枪击发声岳昆仑很熟悉,日军的九九式轻机枪,在缅甸的时候经常遇见。

  子弹一停,岳昆仑说:“走!”话音一落人敏捷地跃出后窗,跳刀紧跟着翻出。

  二人刚从后院跳入那条石涧,房子里几声手雷爆炸声,日军九七式手雷的爆音,碎木残砖劈头盖脸落下。

  房子熊熊燃烧,岳昆仑和跳刀的身影消失在石涧深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