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二十九章杀机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57:16 作者:


关灯
护眼

这时房门一下被推开,进来的是那个中年男人。

  “跟我来。”那人打开了后门,“注意别落东西在这。”

  后门直通屋后的那座坟山。

  那人把岳昆仑和跳刀带到了坟山上的一座坟墓建筑前。

  打开铁门上的锁,那人把一个手电递给他们:“进去,手电能不用尽量别用。”

  岳昆仑和跳刀刚进了墓,铁门就被关上,外面传来了上锁声。

  跳刀看了一眼岳昆仑的位置,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岳昆仑打开手电扫了一下,空间正中一个台子,台上一座西式棺材。

  手电光马上就灭了,又恢复了伸手不见五指。跳刀眼前还残留着刚才那一瞬看见的景象。

  岳昆仑凭感觉在墙边坐下。他一点也没感觉有什么可怕,尸山血海走出来的人,对死人早就已经麻木。相比活人,死人还要安全些。

  岳昆仑听着跳刀摸索着坐下了。

  两个人静默着。岳昆仑想起了剃头佬,在野人山的那个山洞里过夜,他和剃头佬也是这样静默地坐着。

  “那人要回不来,这就是我们的坟了。”跳刀说。

  “你哥哥埋在密支那。”岳昆仑说。

  跳刀沉默了一会:“埋哪都一样,反正老家也没人了。”

  “……这场仗打完了你有什么打算。”

  “能活到那时候再说吧。”

  岳昆仑没再说什么。跳刀说的很现实,他们很可能活不到那个时候。

  林子墨是在凌晨前来的。墓门打开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没有全亮。

  在那家冰箱公司的仓库里,林子墨对岳昆仑说了一起跳崖后的事。

  他没死是因为抱着一棵断树,被一个船家救了。他沿着河岸找过岳昆仑,没有找到,就去了延安。岳昆仑也同样沿着河岸找过他。

  经历了这场生死他也想通了。他当初的信仰没有错,杀他父母的那些人也不能代表他的信仰。那些人不过是以信仰之名清除异己、夺取权力。他的错误是把信仰和那些人等同。

  这些都是林子墨自己说的,岳昆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人总要有个东西支撑自己,这对林子墨是好事。

  林子墨到延安后呆了一段时间,经历了组织审查,然后被派回上海从事地下活动。昨晚他会在新华酒店对面,是想等石川正雄出现伺机动手。

  林子墨也是到了上海后,才知道石川正雄在上海。石川正雄现在是上海宪兵队特高课课长,中西村已经被押送回了日本审讯。想暗杀石川正雄是林子墨自己的意思,他以为岳昆仑死了,想替岳昆仑和中西村报仇。

  他事先收到了情报,知道上海很多日军军官会在四月二十九日这天夜里,在新华酒店聚会庆祝“昭和の日”。他以为石川正雄会来,结果没有等到石川正雄却等到了他们。

  林子墨问岳昆仑怎么会出现在上海。岳昆仑对他说了后面的事,又问他那间酒吧的事。林子墨说那间酒吧原本是他接活的接头点,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同伴以为他死了,所以关了那个酒吧。

  林子墨知道了彭英和珠珠的存在,知道岳昆仑来上海是为了找她们,那个酒吧也是岳昆仑能和她们联系上的唯一线索。林子墨决定把那个酒吧再开起来,并劝岳昆仑离开上海避险,说一有她们的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他。

  岳昆仑拒绝了。他要留在上海,既是为了等彭英和珠珠,也是为了杀石川正雄。他还记得那个小男孩被砍下的头颅,还有郝叔公和那一村村民的尸体。

  那晚新华酒店发生的事,为避免造成消极影响,日军方面严密封锁了消息。普通人并不知道新华酒店的军官俱乐部被血洗,大批日军军官集体被屠。只知道常半吨被潜入新华酒店的神秘人所杀,连着闹了一阵的全城大搜捕也是因为这件事。

  不少人因为这件事被抓进日军宪兵队拷打,但神秘人迟迟没有落网。人们暗中议论纷纷。有人说神秘人是共产党的人,有人说是蓝衣社的人,也就是军统的人,也有人说是江湖仇杀。因为一直找不到线索,更抓不到人,这件案子渐渐也就成了无头悬案。

  很快那间酒吧又开了起来,还开在原址,林子墨盘下了那间饭馆。饭馆老板开始是不肯,林子墨开了双倍价钱也不行。后来跳刀带人去了,做小生意的惹不起这种人。饭馆老板想想也就算了,接受了林子墨开出的条件,麻利的打包袱走人。

  为不错过彭英和珠珠,岳昆仑留在了酒吧做事。跳刀还是当他的流氓,也方便打探消息。林子墨也在继续活动,密切关注着石川正雄的动向。现在重新又和岳昆仑走到了一起,他就更没有理由放过石川正雄。

  1945年6月底,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占领了冲绳岛,逼近了日本本土。大部分人已经猜到了这场战争日本即将战败的结局。汉奸们忙着寻找退路,国民党特务则活动频繁,周青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峡谷阻击石川正雄行动队的那一战,周青孤身面对的是石川正雄带的一队人。他虽然击伤了石川正雄,自己也受了伤,不得不逃离。之后他没有回昆明,而是去了重庆,通过一个旧上级的关系进了军统。眼见日军战败在即,他被派来了上海,担任军统上海站行动组组长,为国民政府接收上海做准备。

  到了上海后,周青很快发现了石川正雄是新任的上海日军宪兵队特高课课长。周青绝不能允许随着日本的战败投降,石川正雄活着离开中国。他一天也没有放弃这个目标,要赶在日本投降之前杀了石川正雄。

  林子墨那边也同样在为这个目标努力,一天也没有放松寻找暗杀石川正雄的机会。他没有向组织汇报过这件事,而是把这当作是自己的私事,包括岳昆仑的存在也是如此。

  看起来石川正雄似乎处境危险,但事实上他现在还是占据着绝对优势。太平洋战场日军被美军打到了家门口,可在中国战场,日军还是拥有近两百万的兵力,上海依然在日军的严密控制当中。作为上海宪兵队的特高课课长,他紧紧地盯着上海的地下战场,随时准备采取行动摧毁对手。

  日军上海宪兵总队的一间审讯室里,灯下坐着一个中年男人,面色煞白、冷汗涔涔。他对面的暗处,坐着一个中佐军衔的日军军官。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也能感觉到帽檐下那双逼视的眼睛。

  是石川正雄。成功完成夺取中西村的任务后,他调来了上海,军衔也升了一级。

  “陈先生。”石川正雄语调阴沉地开口了,“你这几年一直在为皇军做事,不开口会是什么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个中年男人已经是在哆嗦,被吓得没有个人样了。他身后两侧,站着两个穿白色汗衫的日军士兵,面无表情,是随时准备用刑拷打的人。审讯室靠墙的位置,摆放着烧红的火炉和各种刑具,一眼看过去都让人头皮发麻。

  这个人是个汉奸。当汉奸是为趋利避害,给周青提供情报也是为了趋利避害。汉奸们都在寻找退路,想赶在日本投降之前和重庆方面搭上关系。周青利用了这一点,手上掌握了一批汉奸当耳目。这个汉奸就是其中之一,但他被石川正雄盯上了,被秘密逮捕带来了这里。

  “你为什么收集我的情报?”石川正雄问。

  “……是、是军统的人要的。”汉奸开口了。他自认扛不住那些酷刑,与其吃了苦头再说,不如现在就说。

  “说具体些。”

  “我只知道他叫周青,是上海军统站的。”

  周青!

  在云南的那段记忆,在石川正雄心里一下鲜活起来。右肩被周青开枪击中留下的旧伤,又开始隐隐作痛。因为这个枪伤,他现在不管是用刀还是用枪,都大受影响。这也是他从战斗人员调转为情报人员的原因之一,他对此深以为恨。

  石川正雄确定无疑,这个周青和云南那个周青是同一个人。他收集自己的情报是为了杀自己,他居然也来了上海。

  “你们是怎么接头的?”石川正雄盯着那个汉奸,眼中充满了杀机。

  把石川正雄列为暗杀目标是周青的个人行为,他不是没有向上峰申请过,但被驳回了。所以收集石川正雄的情报,他也不能使用上海军统站的情报系统。在这件事情上他很冒险,每次都是亲自去接头。事实上他也别无选择。就算通过中间人传送情报,真要出事中间人也会被捕,还连累了朋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