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3:不可饶恕》-第三十章交锋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8:58:27 作者:


关灯
护眼

林子墨从一家茶馆出来,习惯地观察了一下四周。他眼睛的余光捕捉到了一点异动。马路对面两个穿西服的男人有些异常,看着报纸像在等车,眼睛却在四处观察。而且他们的腰上有硬物硌起的形状,是手枪。看他们的神情动作,应该是日本特务。

  林子墨没动声色,沿着人行道往东面走去。手插进了风衣的兜里,握住了兜里的手枪。

  短短百米没到的距离,这样的男人林子墨遇到了好几组。林子墨判断这不是针对自己的,不然以他现在的位置,他们已经完全可以动手。他们是在埋伏别的目标。

  林子墨在继续往前走,渐渐走出了那些人形成的埋伏圈。

  又往前走了百来米,迎面走来的一人让林子墨愣了一下。

  居然是周青!

  周青也看见了他,同样也愣了一下。

  周青停住了。林子墨没停,经过周青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回头,前面有埋伏。”

  那些人确实是日本特务,是石川正雄布下的埋伏,就为抓捕被引来接头取情报的周青。

  周青若无其事地转身,不紧不慢地跟着前面的林子墨。那些日本特务没有被惊动,这里已经离他们有段距离,他们也并不认识周青。

  黄浦江边江风浩荡,江面上轮船鸣着汽笛,翻起的浊浪在夕阳下红得像血。

  林子墨和周青都在抽烟,眼望着远处的江面。

  “你现在替自己做还是替谁做。”周青问。

  林子墨没回答。虽然在云南和周青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但周青是国民党的人。这时候日本面临战败,国共两党的矛盾也在日渐升级。在上海这种复杂的战场,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更别说国民党的人。

  “岳昆仑也在上海。”林子墨说。

  周青心里被触动了一下,岳昆仑没有死。岳昆仑是他所遇见的人里,最有战斗力的一个。原来他不服,后来他服了,他自认没有岳昆仑强。

  “再合作一次。”周青说,“把在云南没有做成的事在上海做完。”

  林子墨知道周青指的是什么事。在云南他们算是失败了,他想他们三人再次合作,在上海杀了石川正雄。

  林子墨没有表态。这个时候周青会在上海,又被那么多日本特务埋伏,猜也能猜得到他的国民党特务身份。还是信任问题。

  周青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林子墨:“如果同意合作,随时可以找我,但要快。”

  林子墨明白周青后面一句话的意思。周青是要赶在日本投降之前解决掉石川正雄,不然一旦日本投降,他们也就没有了动手的理由。

  酒吧已经打烊。林子墨独自坐在吧台前喝酒抽烟。

  岳昆仑在柜台里擦拭酒杯。那一身酒保装束和专注的神态,让人难以想象他在战场时的样子。看上去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国男人,勤奋工作、养家糊口过日子。

  要不要把遇见周青的事告诉他?

  林子墨脑子里转着这个问题。站着他现在共产党员的立场,他不信任一个国民党特务。但换到朋友的立场,而且还是曾经并肩战斗过的人,他又想信任周青。虽然他们的政治立场不同,但现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制裁石川正雄。石川正雄这样的人不可饶恕,这和政治没有关系,和他们同样都是中国人有关系。

  “想说什么就说。”岳昆仑说。林子墨现在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是有话要说。

  “……我今天遇到周青了。”林子墨还是说了。不管他是怎么考虑和选择,他想都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岳昆仑。岳昆仑有选择的权力,他不能替岳昆仑做决定。

  岳昆仑擦杯子的手停住了。

  周青还活着……

  “他现在可能是上海军统站的人。”林子墨吸了口烟吐出了烟雾,“他想和我们联手对付石川,你什么态度。”

  “我没有问题。”岳昆仑又接着开始擦酒杯。他知道军统是干什么的。对他来说,不管是国民党特务还是共产党都一样,都是中国人。而石川正雄是杀害了那么多无辜中国百姓的凶手,是必须要受到制裁的人。

  林子墨挠了挠头。岳昆仑的这个回答他并不意外。岳昆仑愿意和周青一起干,他没有理由不加入。

  “行吧,就再联手一次。”林子墨一仰脖喝干了杯里的酒,酒杯重重地往吧台上一放,“把在云南没有做成的事在上海做完!”

  电话在响,老式的电话震铃声,一声一声持续着,空荡荡的房间,一直没有人来接听。

  是林子墨在给周青打电话,想告诉他同意联手暗杀石川正雄。但此刻周青已经在暗杀石川正雄的行动当中。

  狙击镜里罩着一个咖啡馆的橱窗,橱窗里能看见一个女人的侧影。女人很摩登,也很漂亮,落落大方,正和桌子对面的人谈笑风生。对面那人橱窗里看不见,被墙挡住了。

  坐在桌子对面的人是石川正雄,一身中佐的制服,带了配枪。他很小心,不止是坐在墙后,坐的位置也面朝餐厅入口。

  二人正说笑,一个服务生上来倒水。

  服务生倒完水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激动地对女人说:“李小姐,我是您的影迷,能给我签个名吗?”

  女人询望石川正雄,石川正雄微笑说:“李小姐请便。”

  女人叫李兰,是一个电影明星。两个人刚认识不久,今天在这家咖啡馆见面,是石川正雄约的李兰。

  李兰给那个服务生签了名,服务生激动地走了。

  “能和李小姐成为朋友,深感荣幸。”石川正雄此时的样子亲切和煦,如果不是那身日军军服和腰上的配枪,就是一个标准的绅士。

  “石川先生说笑了。”李兰说,“能认识石川先生,是我的荣幸才对。”

  “李小姐恐怕是言不由衷。”石川正雄笑道,“你是支那人,而我是侵略你们国家的人。”

  李兰脸色有些变了。日本人称中国人为支那人是蔑称,在这样的场合当面说她是支那人,不止是失礼,跟当面侮辱差不多。

  石川正雄大笑起来:“开个玩笑,李小姐不要介意。”

  李兰勉强挤出了一点笑意。

  石川正雄问:“对这场战争,李小姐有什么看法?”

  “我只是一个女人,不懂打仗的事。”

  “李小姐过谦了。”石川正雄说,“你不止是懂这场战争,还亲自参与了这场战争。”

  李兰的脸色现在已经是彻底变了:“石川先生是什么意思?”

  石川正雄微笑不语,但笑得意味深长。

  那个一直监视着咖啡馆橱窗的狙击镜突然一转,镜头罩住了一个青年。青年正快步穿过马路走向咖啡馆。

  镜头跟着青年,青年离咖啡馆入口越来越近,一只手插进了衣摆里。两个人突然突然闯入了镜头,把青年一下扑倒在地,死死地按住了青年那只在衣摆里的手。狙击镜一震,一声枪响,镜头里袭击青年的一人被打穿了头。青年一下抽出了手,手里赫然一把手枪,另一人被他开枪射翻。更多的人闯入了镜头,青年连续开枪,悍不畏死。拉动枪栓的声音节奏分明,狙击镜的震动也节奏分明。每一次震动就是一次枪响,镜头里就有一人迸出一蓬血雾。

  咖啡馆里,石川正雄和李兰还是面对面坐着。李兰此刻已是面色煞白,石川正雄还是面带微笑。

  石川正雄对李兰说:“你的战友正在外面因为这场战争死去,你现在有什么看法?”

  咖啡馆外,那个青年连续身中数枪,可他还在开枪还击。狙击镜也还在有节奏地震动,拉动枪栓和震动的节奏已经不能再快。狙击镜突然猛然偏转,狙击枪跟着脱手。周青就地一个翻滚,站起来时已经拔出了手枪。他抬枪寻找目标,一道刀光劈飞了手枪。

  周青的面前站着一个黑衣蒙面人,手中忍刀凛冽锋寒。

  又是他!

  是服部武藏。周青像是一下又回到了那片云南大山里。

  该做个了断了。

  周青一探手,利落地从小腿裤管里拔出了一把短剑,双手一分,短剑分为两把。

  外面的枪声已经停息,石川正雄还是微笑地看着李兰。

  他约李兰到这家咖啡馆见面,就是为了引周青来杀他。李兰有接近他的意图,而且也在收集他的情报。对手落入了他设下的陷阱。

  石川正雄问:“李小姐不想回答我吗?”

  “你真的想知道吗?”李兰此刻的神情已经转为平静。

  “是的,请李小姐赐教。”

  李兰对石川正雄说:“你们都会死在中国,都会成为死在异域的鬼,这就是我对你们侵略中国的看法!”

  话音一落,李兰猛然抬手,手中一把袖珍手枪,直指石川正雄。

  连着几声枪响,中枪的不是石川正雄,而是李兰。

  石川正雄站在桌子对面,手中的南部手枪枪口冒着硝烟,李兰胸口几个血洞。他早就已经拔出了手枪。

  “你的看法显然是错的。”石川正雄说。

  “你们都会死在中国……都会成为死在异域的鬼……”李兰又说了一遍。

  石川正雄又连续向李兰胸口开了几枪,直到打空了手枪里的子弹。此时他的表情狰狞到扭曲。
--------------------------------------------------------------
我想大家已经感觉到了,远征3的故事发展到现在,已经临近高潮和结局,后面已经所剩不多。

并不是我不想写长,之前一个版本想写长的结果大家已经看见了。

远征3的故事没有1和2的远征军入缅作战大历史事件做支撑,一定要写长的话就会沦入影视剧情节化的套路,会破坏之前两部的整体基调。

因为还需要靠出版维持生活,所以要剩下一些保证能出版。希望大家能理解和谅解,能靠写作养活自己的前提下,我才能继续给大家写下去。

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写我这种传统文,又不注水的作者其实是很苦逼的,说多了都是泪。

还好有你们这样一群读者,在YY网文是阅读主流的今天,你们会喜欢金满的文,能沉得下心来看这种文,我不得不说,你们太有品味了!

煽情完毕。我正在准备下一本书的大纲,这期间的空窗期,我想把《末代土司》放在这里连载。这本书应该是我所有书里看过的人最少的,但这是本好书,我保证。看后你不会失望的。

明天见!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