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第一部传国宝玺》-茅山小序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10:49:39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六日。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一切事情都好比往常一般进行着,整个茅山鸟语花香,似乎没什么不同。

书房中,被翻乱了的典籍散了一桌子。天际邪云,诸宿暗淡,马思甲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既然占先天卦得出国运尚可,怎可能出现此种苍生涂炭之兆?莫非是天灾?就在这时,大徒弟李真峦连滚带爬的跑回了乾元观,一口气没上来便直接昏倒在了大殿的台阶上……

“魂飞魄散之相……”扒开大徒弟的眼皮,马思甲不由得眉头紧皱,作为茅山掌教,马思甲与历任掌教一样,也自创了一些东西,其中最厉害的便要数“眼相”。与“面相”、“手相”不同,“眼相”并非是占卜未来吉凶的东西,而是人在出现异常的时候用来相看是否为怨孽所致的方法,从李真峦的“眼相”看,其昏倒虽说不是什么怨孽所为,但却出现了“魂飞魄散”的眼相,用具现代的话说,原因无外乎“过分劳累”或“伤心过度”。

“七星针”过后,李真峦缓缓的睁开双眼,刚看见师傅,两行热泪便拥了出来,嘴唇颤颤巍巍了好几分钟也没说出一个字。

“弄条手巾给他擦擦……”马思甲面无表情的吩咐了一句。说实话,看见大徒弟流眼泪,马思甲虽说纳闷,但也挺不高兴,作为茅山教掌门大弟子,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如何继承掌教衣钵?“到底怎么回事?”

“师……师傅……”铆了半天劲,李真峦终于说出了一句整化,“日本人……日本人……”

“日本人怎么了?欺负你了?”马思甲不以为然,拿起茶杯倒要看看这个大徒弟蒙受了多大的冤屈,说实话,这李真峦虽说修为一般,但性格上却是马思甲欣赏的类型,小伙子胜不骄败不馁,讲义气且坚强,除了刚上山不久的时候哭过一次外,二十多年来这还是第二次哭。

“日本人……屠……屠……屠城了……”李真峦用尽浑身的力气说完这句话后,扑通一下又昏倒在了床上。

“日本人……怎么了!?”马思甲好像听见了“屠城”两个字,但又没听太清,见大徒弟又昏过去了,赶忙命几个师弟又是扎针有是点穴,折腾了近二十分钟,李真峦才又醒了过来……

“师傅……王汝岩先生已经……已经……”让马思甲想不到的是,李真峦醒过来后第一件事便又是哭鼻子……

“王先生怎么了?”听大徒弟这么一说,马思甲也有点担心,王汝岩住在南京,在当时被奉为“中国围棋第一人”,是马思甲的棋友,二人关系莫逆、无话不谈,此次茅山教祈福大典,派大徒弟下山,是去给王先生送请帖的,莫非此人遭到了什么不测?

“师傅……日本人屠城了!王先生家已经被烧了!他家院子里有三具尸体已经烧成炭了!其中一具尸体身上有你送的玉佩!”喘了好几口气,李真峦终于把话说明白了,“师傅,日本人屠城了……屠城了……!!王先生已经不在了!师傅!日本人屠城了!!”好像除了“屠城”外,李真峦的嘴里就说不出别的话了……

“屠城!?屠哪个城!!??”马思甲一把揪住了李真峦的脖领子。

“南京!!日本人在南京屠城了!!我是一口气跑回来的!!”李真峦的身体仿佛瘫痪了一样,没有一点力气。

“岂有此理!!”马思甲就像疯了一样,一把将桌子上的茶具划拉到了地上,之后啪的一掌把桌子砸了个稀烂,周围几个小道童吓的全部退到了门外。“真江!!真岳!!”马思甲大叫二徒弟和三徒弟。

“师傅……”王真江和张真岳心惊胆战的来到了马思甲跟前。

“你们去探探风声!看看南京那边到什么地步了!!”马思甲闭上眼喘了口气,“真雨!你去陈先生家看看,要是他们还活着,赶紧把他们带过来!!真云!你赶快回你自己家!看看你爹妈还在不在!……”一时间,马思甲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天边邪云,诸宿暗淡……原来就是因为这个!

两天后,几个徒弟泪眼朦胧的回了乾元观,除了戴真云的弟弟被父亲压在身子底下侥幸逃脱以外,其余人皆遭遇了不幸。

“奇耻大辱啊……真乃欺人太甚!!”等戴真云背着奄奄一息的弟弟回到乾元观后,马思甲扑通一下瘫在了椅子上,泱泱中华,南京作为首府,怎可遭如此不幸!?

一周后,马思甲携五个徒弟下山,茅山教余下弟子徒孙由此并皈正一道……

……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又把《东京审判》看了一遍,日本人根本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啊……茅山就在江苏句容,离南京不是很远……

《东京审判》,导演高群书,主演刘松仁、曾江、英达、朱孝天、林熙蕾。其实在我看来,影片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应该算是主演,尤其是那些饰演日本战犯的日籍演员。

让我们向参与拍摄的所有人致敬!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